海的那边3 小城...被毁
评分: +1+x

西部沙漠

“唉,帝国那边又损失一个战力,也不知道帝国那边到底怎么样了,要加快脚步了”ALEX看着远处的浓烟暗自想到。

ALEX静静地坐在一个沙丘上,闭上眼睛,保持着一个近似打坐的姿势,然后全身放松,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六感上,用全力去感知和判断那个傀儡召唤师所在的地方和附近的物体。

“凝神静气,凝神静气…”ALEX在心里缓缓地想着,然后渐渐地他开始放松,听力,在不断增强,远处的清风,地下的蠕动声都开始清楚起来,嗅觉。也在加强,淡淡的烟味,血的味道,ALEX的六感在不断增强。

ALEX渐渐感知到了…西北,约13公里处,地下…大概200m,大量震动,估计有…数百只…生物在…疯狂运动?然后…血腥味,很淡很淡,应该没有在屠杀人类。

ALEX睁开眼,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尘,然后开始判断,之前对上数千只怪物的无力感再次回到了ALEX身上,“地下吗?估计是地下洞穴,”ALEX抽出地图,地图已经在ALEX作战时被腐蚀了一小部分,不过幸运的大部分还是可以使用的,而ALEX要找的地方就在那大部分中,ALEX看着地图“嗯…这个地图不是很精准,如果按地图的话,那边应该是沙海,可是洞穴?啧…情报不足吗,那就先过去然后在远处看看情况在做下一步打算。

夜幕降临,惨败的月亮高高悬挂在上空,然人不寒而栗。

ALEX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空,觉得不是很利于他行动,怪物有可能隐藏在任何地方,而黑夜就代表了视觉的削弱,而视觉的削弱就会降低对怪物突袭的侦查能力。不过ALEX还是准备行动,他感觉帝国那边已经快撑不住了,如果他不加快脚步,那么帝国的人民就有可能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ALEX半蹲在一个奇形怪状的岩石后,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坑洞,沙子像水一样冲进洞穴中,内部有着巨大的嘈杂声,不过令ALEX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听到怪物特有的咆哮声,ALEX打了个手势,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一个装置,同时他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小巧的像蜜蜂一样的小机器,胡-侦察,一个小巧的侦察机器人。ALEX操控着这小机器人,缓缓地朝巨洞看去。

巨洞中怪石林立,但是真正令ALEX在意的是怪物的骨骸,和残肢零零散散的挂在石头上,有着还在滴答着血,看起来刚死不久,ALEX一边疑惑着,一边加快了侦测器的速度,朝底部飞去。

刚看到巨洞的底部,ALEX便大骂着摘下头上的操控仪,他在底部看到了它的空间,吸收一切光线的黑,沙子从上面滚落下去,掉到它的空间中,发出擦擦的弹落声,这个巨洞里为什么没有怪物的咆哮,因为它们全被血祭了!而嘈杂的声音只不过是沙子被弹开的声音罢了。

ALEX感到很不妙,这种召唤阵,能使被召唤的在一定范围内进行活动,而且在它的体系中要极强的才可以使用这种阵法,就算来到这的不是它,那也十分强,ALEX不觉得自己对上那个鬼东西能有多少胜算,不过现在更大的威胁来自身后。

“啧啧啧,这就是ALEX吗?”一个男人,身上充满了用刀刻画的奇异条纹,有些凝固了,有些还滴着血,他的肚子表面有一天大大的刮痕,还留着血,而且诡异的大,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而他左手抓着一个女人的头,脖子处还滴着血,眼睛睁得大大的,显然刚死不久。

ALEX仔细地看了看那男人身上的条纹,“嗯…原来是食尸鬼教派的吗,一个爱杀死妇女和爱用小孩献祭的恶心教派”说完ALEX狠狠地朝边上吐了口口水。不过更让ALEX注意的是男人身后的怪物,这些怪物与之前的不同,这些怪物显然更灵敏,而且更加扭曲,它们扭曲地站在男人身后,触手恶心的晃动着。

ALEX觉得有些奇怪,“这明明与之前的是两个不同教派的怪物,怎么会,难道说,”ALEX心中有一个念头飞闪而过“确实,有可能的,两个它体系中的主神,一齐来到,而只遇到一个能当神使的人,那么便会发现争抢,然后,应该是其中一个表面胜利了,另外一个从心理方面蛊惑了,然后那个神使便表面召唤另一种怪物,但其实是拿他们来血祭,然后召唤出另外的那一个的仆从,确实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ALEX想到

不过想归想,战斗的准备也需要做好,这次的ALEX跟上次的不一样,这次的他在来的过程中已经做好了准备,ALEX猛地跺了一下脚,身后先是闪出三个机械,它们有一个圆柱体在中间,而圆柱体周边有悬浮着许多小的圆柱体,而颜色的话则是通体呈淡红色,有着赤金色的条纹,而且小圆柱体一直在围绕着大圆柱体,发出流水般清脆的声音,这三个刚闪出,后方又紧接近百处空间波动,近百个橙色的三棱锥体出现了,表面布满了细微的条纹。

ALEX微笑道“火神机组炮神之刺,你能收的下我这份大礼吗,等等,”ALEX腰间寒芒一闪,两柄黑蓝相见的长刃出现在腰间,ALEX双手将它们拔出,一手一刀,他将它们俩旋转了两圈,接着说道“这两把刀名字叫死寂,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那个男人看着ALEX拨出他的武器,一言不发,然后突然大声狂笑,而身后的怪物也在他笑的一刹那冲出,扭动着滑腻的触手,朝ALEX冲去。

ALEX纽了扭了扭头,也大笑道“那么,战斗开始”


“咻”破空之声想起,神之刺的前端尖角处凝聚光线,然后射出,天上数百道光线从云中冲出,碰到地面或是怪物中后便boom一声,光束散成小型的光束朝四面射出,造成二次伤害。

一个不规则的火红色能量弹飞过,一个怪物的脑袋碰到的瞬间便被汽化,然后能量弹接着旋转,飞舞,带着火红色的光,在ALEX眼里像一个绝世美人般翩翩起舞,火神机组炮,火力全开!

ALEX看着身后疯狂射出光束或能量弹的枪械,自嘲道“ALEX,你连一群机器都比不过?”随即身形一闪,闪到数百名外的一处怪物极端密集的地方。

出现的一瞬间,双手挥刀,旋转,侧斩,格挡切割,处决,斜上击,刀柄回击,然后一刀…数不尽的古武术流派在ALEX脑海中闪过,然后一一应用,怪物们黑色的血四建,它们咆哮着,想要杀死ALEX,但每一次的接近只会使它们变成一团黑色的碎肉,然后飞溅出去。

黑色的血液在死寂上流淌,但无一点声音,死寂,刀如其名,一把斩断万物都不会有一丝的声影的快刀,好刀配好人,在这样的场景中,可谓快哉。

“轰”,一发能量弹在塔拉斯身边炸开,但他没有可担心的,他的使命快要完成了,他死后才能真正地到达主人身边。他看着远处的ALEX奋勇厮杀,觉得很好笑,企图跟它反抗,真是可笑,塔拉斯摇着头,面目狰狞地看着手里的人头。

完美的一刺,死寂从一个怪物的脑袋里刺出,血液像泉一般在怪物脑后射出,ALEX有点疲倦了,他已经战斗了几乎20分钟,他估计他已经杀了近千只怪物了,更别说他头顶的神之刺火神机组炮了,如果算上这两个,他估摸着大概已经破万了,他确实没想到,这里的怪物竟然这么多,“那么,擒贼先擒王”

ALEX再次使用,下一刻,他移动到了一个神之刺上面。ALEX单膝跪着,下方的怪物被一发又一发的光束给杀死,但他到这不是为了欣赏,他仔细地注视着下方,他在寻找一开始的那个傀儡召唤师。

“在哪,在哪…”ALEX自言自语道,“找到你了,”怪物群的后方,那个傀儡跪在地方,将那个人头放在前方,不知道在干什么。

“啧,死到领头了”

随即他操控神之刺移动道他的上方,然后纵身一跃,跳了下去。空中不会被那些怪物打扰。

空中的ALEX注视着下方的傀儡,他还是不紧不慢地跪在那里。ALEX突然感到有点疑惑,这么容易?

但是ALEX没多想,一刀,在空中砍掉了他的脑袋,然后猛地一翻,成功降落,ALEX走近那个傀儡的尸体,他突然发现一个细节,肚子上的血是鲜红的,突然一个可怕至极的念头闪现出来,ALEX不安地后退几步“刚死的女人,肚子的血鲜红,然后食尸鬼教派最喜欢的是…小孩的献祭…”

“那么,是不是有可能,他杀了一个妇人,然后将一个小孩赛进他的肚子里,而我刚刚将他杀了,算不算一种变相的献祭?”

ALEX突然意识到重要的一点,为什么没有一个怪物朝他攻击,他猛地看向前方,怪物们全都跪了下来,任由光束攻击到它们身上,ALEX觉得不妙了,他跑过去,跪在那个傀儡的肚子身边,颤抖地拉开了傀儡的肚皮。

ALEX瘫坐在一旁,他猜对了,献祭成功了,他回头看着小城的方向,什么都看不到,但他知道小城多半已经被毁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