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那边
评分: +7+x

“呼…呼”ALEX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体剧烈地颤抖着。

前方是一片屠宰场,数不清的黑色肉块堆满在一个破败的教堂里,绿色的,带有强腐蚀性的血液溅落在沙地上,腐蚀出一个个小坑。

“奇怪啊,这些是它的奴仆。可是怎么会,它已经死了,这是绝不可能的啊”

ALEX靠在一块石壁上,心里情绪像夕阳下的大海,起伏不定,他感觉很奇怪,很奇怪,这些东西,只是在那个宇宙里所拥有的。那个生机被陨灭的宇宙。

他逃了出来,那个宇宙也随之毁灭,理论上讲,这些丑陋的,恶心的怪物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难道,对,不是没有可能,小城是众空间汇聚之地,可能,当时,有一些逃出来了?如果是这样,那可不妙,它们蛊惑人心,在这个宇宙,可没有多少人能抵抗。”

“那么,是时候去调查一下了。”ALEX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一道黄色的光柱朝教堂射去,巨大的轰鸣声后,教堂和那些怪物的残尸开始熊熊燃烧,他理一下衣领,随即朝小城的方向走去。

三日后,小城西城区,一家破败的小商铺内

“嘎吱—”破败的木门发出刺耳的叫声

“博金斯,你的门,每次都让我感到很难受。”
“不破旧一点,那就会引人注目。”

“引人注目?这个破旧样才真正引人注目。”ALEX在心里想着,随即,他走到小店后面的仓库里。
“上数第7行,嗯,然后是右边第5个,找到了。”

一个跟腐朽了10年的木头柜子没区别的储物柜,ALEX打开它,里面空荡荡的,但是在最内部有个很小的金属密码盘,随着昏暗的光线一闪一闪。

“876423”
ALEX将柜子推回去,静待了2分钟,“咔”一声,地板最左边的两块木板翘了起来,ALEX走到其面前,捏着鼻子,跳了下去。

一个黝黑的隧道,过了大概200米。

一记巨大的水花。“漂亮,给你10分。”一个很矮的小人对湿漉漉的ALEX说到。
“以后,叫你们主子换一下进来的方式。行不行,我知道这个液体很有趣,汽化速度快,而且几乎没有缓冲力,可是这样子我还是不喜欢!”ALEX恶狠狠地说道。

小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着打开前面的木门。

一股淡淡的热风吹来,一条巨大的街道,街道上尽是五颜六色的店铺,嘈杂的音乐在街道上播放,一眼望去,望不到底,形形色色的人在其中大声讨价,ALEX弯着腰,从那个1.5m高的小木门里进去。木门后有一个小木牌,上面标着“奇异街”三个歪歪扭扭的小字。

奇异街

ALEX从两个体型宽大的弗所族人间费力的挤过,甩了甩手,看向前面。

前面是一个大大的店铺,由淡灰色的石砖构成,ALEX从一个闪着淡淡金光的门进去,里面人挺多,但是很寂静,因为这里是地下世界最有名的情报交易所。嘈杂两个字可不在这里的字典里面,ALEX看着拥挤的人群,感到有些麻烦。

一个身穿标准西装的黑发男子走过来,朝着ALEX鞠了一躬,说道:“ALEX先生吗?三情源之一的古怪商人先生已经等了您近乎两周了。”

“嗯?我猜的没错,看来事情已经开始严重了。”ALEX心里想着,跟着侍者朝楼上走去。

一扇金楠木做的华丽大门,正上方一个大大“VIP”的标识,男子轻轻推开了门,里面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身穿破旧的燕尾服,带着一个单框眼镜,不过似乎没有镜片。房间角落处放着一个大大的背包,约是老人体积的三倍,奇奇怪怪的东西胡乱地塞在外面,显出一股滑稽感。

“哟,老头子,还没死呢?”ALEX朝那个老头喊道。

黑色男子眉头一皱,但是老头挥了挥手,“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ALEX。”

“那么说,很严重了?确定是它的奴仆了吗?”

老头缓缓坐下,道“确定了,就是来自你家乡…对不起,来自你之前所在宇宙里的怪物。”

“啧…有确定的原因吗?”

“没有,但是估计是时空裂缝将一小部分卷进来了,你这两周在干什么?”

“这两周,在制造武器,你知道的,所以信息有点堵塞。”

“能具体说下你们一族当时是怎么把它给…杀死?或封印的吗?”

ALEX玩弄着手指,思考了一下利弊,“当时…你知道它的能力,让人疯狂,当时整个宇宙已经被污染了大半,正常空间已经没有几处,我们的维度也挤满了难民,可是难民源源不断,而且它的爪牙也开始向我们的维度进攻。一个家族,就算是神的后裔,可是也对抗不了整个宇宙,很快地,维度之门破碎,大半族人死于非命,最后我父亲决定…全族燃烧,使维度在一刹那直接扩散到整个宇宙,然后全部扩散的一瞬间,现实重组。我是那个宇宙的最后一员,在重组的一瞬间我感知到了小城的裂缝,便逃到了这里。”

“那么,有没有可能它或者它的势力也有可能感知到裂缝,而且逃到小城。”

“这…不太可能,当时我们使我们的维度扩散到了整个宇宙,它们的感知在一瞬间就被我们封闭了,就是为了防止它们逃脱。”

“嗯…可是不管怎么说,它们已经到了小城,只不过不知道它到底有没有死,如果是它的下属,还可以斗一斗,如果它本人逃脱了,那么…”

“嗯,情况我了解了,知道源头在哪里吗?”

“东海,帝国以东的神秘海域,那里有帝国的人发现了它们。”

“帝国吗…那么帝国的人受到侵蚀了吗?”

“暂时还没有,帝国那边的护国术士还是有些实力的,他们已经开启了护国阵,不过如果不去制止,最后,我们这个宇宙也会沦陷。”

“嗯,不过,为什么我们这里也会出现那些怪物。它们不是在东海之东吗?”

“这个,应该是一个帝国的偷渡者,他之前应该已经受到了它们的蛊惑或控制,但是他只是以为是神经疾病,可能没有在意,随即便偷渡到小城这边来治疗,你知道的,帝国那边的医疗。”

“那么,好吧,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抓住这个人,然后再去东海以东,那现在,我们有关于他的什么情报吗?”

“有人在沙漠中看到了这些怪物。”

“嗯,感谢你的情报,老头。”

“不谢,下次记得多光顾我的生意,慢走不送。”

“我们现在是一边的,你应该免费!”ALEX低低地说了一句,随即他走出去,轻轻关上门,抽出一张老照片,抚摸着“看来,各位,这次我也要去陪你们了。”

西部沙漠

漫天沙尘,一个人影出现在黄沙之中。

“啧,老头说的情报也太那个了吧,沙漠这么大,我去哪找啊。”ALEX在心里抱怨道,他现在很累,他已经两天没喝水了。沙漠之中很少有人,村庄更是少的可怜。

他又想起那个商人说的话“朝北走,我记得没错的话是有一个小村庄的,但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去了,祝你好运,年轻人”

他继续机械般的走着,走着…

远方出现一个小小的黑影,ALEX仔细看了看,一个村庄,“nice”ALEX说道。

ALEX慢慢朝其走去,突然他顿住了,因为他闻到了血腥味,不是很浓,但是他感知力很敏锐,所以他闻到了,他心里一沉,同时意念微动,身后两处空间微微震荡,两个大半黑色,但有金黄色的纹路的长柱体缓缓出现。两支牙式激光静静地悬浮在ALEX后面。

ALEX很缓慢地,收紧脚步地朝村庄走去,牙式升空到1000m的高度,为ALEX警戒。血腥味越来越浓,ALEX也越来越紧张,“轰”一声,一只全身黑色,五只手的巨大怪物从ALEX右边的沙地里冒出,怪物满身充满了皱褶,本是头部的地方只有一个巨大的肿瘤,肿瘤上标着奇异的纹路,ALEX眼睛一缩,“嘣”两道亮黄色的光线从高空落下,怪物刚刚把大半身子从沙子里移出来,正准备一扭一扭地朝ALEX冲去时,光线打击到怪物身上,怪物一声巨大的尖叫后便倒地了,身上多了两个巨大的窟窿,绿色的血和黄色的浓水从大窟窿中流出。

虽然杀死了一只,但ALEX可不敢放松,因为刚刚那声巨大的尖叫,它的同类应该也被吸引过来了,ALEX双手张开,两只手中空间波动,随即一根长棍出现在ALEX手中,充满金色的条纹,同时后方数十个空间波动,随即数十把牙式从空间中闪出,然后升向高空,ALEX咬了咬牙,他已经感知到了,12点方向一公里处,有近乎数千只怪物朝ALEX涌来,牙式每攻击一次便要冷却接近2分钟,而且更适用于单体攻击,对大量的敌人可不是那么有效的,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只能靠他自己了。

“轰”巨大的轰鸣声,数十道光线从高空中轰出,巨大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沙漠,虽然隔了近乎300m,但ALEX还是看到大量的怪物尸体被光束的巨大冲击力抛在空中,他握紧了手中的长棍,准备开始一场恶战。

横扫,格挡,后退,左击,右挑,前进,三次横扫,后防…ALEX在恶战,各种各样的怪物在他身边咆哮,然后被他打断它们的下巴。数不清的尸块黏在ALEX的衣服上,ALEX虽然感到不适,但还是要挥棍,如果不动,3s内ALEX就会被撕成碎片。远处黄色的光在不断闪烁,将后面涌来的怪物清理掉一部分,但ALEX还是渐渐力不从心,数千只怪物,怎么可能一个人杀死,想着,ALEX按下长棍上的一个凸起,“boom”,ALEX周围5m的怪物被巨大的冲击波击飞出去,ALEX刚刚想放松一下,可是一个头部畸形的,像蛇一样的怪物猛地朝ALEX伸出它的头,ALEX一个后闪,但手中的长棍被击飞出去,眨眼间便被远处的怪物撕成几段,ALEX急忙调转牙式朝他的位置轰炸,一发,两发,三发,四发,五发,没有第六发,所有的牙式都在冷却,他看了看周边,虽然被炸出来了近乎20m的空地,但是这只不过是延长了几秒他死亡的时间,ALEX身后,一只獠牙锋利的怪物朝ALEX扑去…

(未完待续)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