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战(十五):【恐惧之心】其二

【我】

  走在路上。

  【人生】之路。

  无名之路。

  亦是无名之辈。

  但我很喜欢。

  我喜欢这种被人群簇拥,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的感觉。

  毕竟我。

  太过【闪耀】了。

  我睁开了眼。

  我看到了一地的尸体。

  我已见怪不怪。

  因我而死之人,从来不少。

  我即是【希望】的源头,又是【灾厄】的洪流。

  我造福了无数,也害死了无数。

  我代表…

  因果。
  ————————————————————
  乐声消失。

  血雾散去,只剩一人。

  嗒——嗒——

  空阔的空间内,脚步声慢慢逼近。

  一个男人走到了“众人”中央,并缓缓抬起了右手,随着他手的动作,缪缪几条黑色的【丝线】从沙地中涌出、上升;从虚空中刺入,紧绷……

  这些,是代表了死人的因果线……

  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这些线的末端,还带着一点点红,说明人还未死绝。

  他朝着其中一条线注视良久…

  顿时,几人的故事,身份,来历,死因,几人的一切,都已被这个男人知晓。

  “哎——”男人叹了口气,有转头看向了另一侧。

  那里有着几条断掉的,鲜红色的因果线。

  这些线代表了墨瑟一行人的“未来”,代表了没有他干预的,故事原本的结局。

  他颤抖着伸出右手食指,在虚空中缓缓划过。那几道黑色的因果线从中间被切断,并从那切口开始,不断化为粉尘,消散在这世间。

  同时,那几条红色的因果线被重新连接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便喃喃自语道。

  “唔,分身的能力储备好像不多了,算了,反正也差不多了。”

  “就这样让这个故事完结了可不好,不过既然发生了这种意外,之后的故事…就靠我来改写吧。”

  说完,他的身体缓缓虚化,直至消失。

  班奈特醒了过来。

  她丝毫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接到了boss的命令去追杀一群人。

  她只觉得头痛,剧烈的头痛,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她估计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Alfred醒了过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上一秒还在与伊登死斗,下一刻就出现在无限一行人边上了。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他们六人应该分成两队。一队拖住埃德温的剩余兵力,一队去伏击埃德温,打他个措手不及,等其中一队收拾完了之后,再去配合另一队。

  但他好像算错了埃德温,以及整个NK组织的实力。

  真正被伏击的人,是他们……

  不行!得【快点】解决这里,Ayrde那边很危险!

   Alfred站起了身。

  墨瑟醒了过来。

  他记得自己死过了一次,但他忘了自己是被谁救起来的。

  他看见在他的左侧约五十米外,有个虎背熊腰的男子正在看着他,那眼神,冷冽的可怕,就像是在看一只猎物一样。

  墨瑟笑了。

  真是来对了啊!他要的,就是这种刺激的旅行。

  他右手伸进脚下的荒漠,周围的几簇沙粒缓缓浮起,不断压缩,再压缩。

  他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解决这个敌人。

  无限起身,摇了摇头。

  虽然他的肉身重铸过无数次,但灵魂还是第一次被打碎。

  他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但他还是咬牙站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他们已经被敌人袭击了。

  他抽出水银刀,双手横握刀柄,缓缓朝着班奈特的方向走去。

  这是个危险的女人,绝对不能被她碰到。

  估计要花【很多时间】,会很麻烦的吧,打完这场就让墨瑟带我回去好了……

  与此同时,Ayrde、时月、杰克几人也缓缓醒来。

  他们的记忆都停留在墨瑟碰到了一个小女孩,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杰克距离班奈特最近,只有五六步的距离,他刚醒,还没睁开眼睛,就朝着右前方一枪刺出!

  他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他只是觉得那里很危险,直觉带着他刺出了这一枪。

  于是他这一枪便刺中了班奈特…边上的无限,并且由于杰克的力气太大,这一枪直接带着无限撞在了班奈特身上。

  恐惧之心!再次发动!

  “杰克!!!”

  “我艸猊麼!!!”

  这是无限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无限陷入了思考。

  恐惧之心带着他,在他的记忆里寻找着那个他最害怕的存在。

  无限不断回忆起自己人生的一幕幕,他想起了持伞人,想起了wells,想到了黑手党。

  恐惧之心眼前一亮,它感觉自己快找到了。

  他在黑手党的履历慢慢划过,最后…停留在了降妖除魔,哦不,四臂野人这。

  无限一看,这不行啊,把这东西放出来那还能打?当初要不是Kim开了个大,和这野人同归于尽了,这野人估计能把东境给灭了。

  于是他极力的让自己不去回想这些事。

  想些开心的事!对!开心的事!

  比如…早餐店!嗯,早餐店开心!

  于是他开始回想早餐店发生的一幕幕,嗯,被熊孩子偷吃,被顾客投诉,还有…

  卡尔……

  他想起了那个每天早上来他早餐店收保护费的小城新住民。

  那家伙收了钱,也不办事,最气人的是自己还打不过她,和她打一次,自己要一个礼拜都多穿几件衣服。

  她的能力,太冷了啊!

  怕冷,是人的天性。

  由于卡尔的存在,无限对寒冷的惧怕,超过了一切。

  而在无限心里,寒冷等于卡尔。

  所以,虽然他自己并未察觉到,但他已经对卡尔恐惧的无以复加了!

  等无限回过神来,再次睁眼,他便看见一张精美的面容,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看着他。

  “啊!!!!!!”

  “我约了索马里去开罗哒(不要靠近我啊)!!!”

  班奈特逐渐清醒了过来,她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已经发动了,但她已无暇顾及这些,因为一把刀!

  一把云鹊!已朝着她的脖颈!飞速斩来!

  班奈特只能抱着脑袋,惊呼着:

  “救我…我的朋友,快来救我啊!!”

  砰!

  刀势戛然而止。

  时月那足以划开钢板的云雀刀,毫无作为地被挡了下来。

  挡住他的,是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班奈特身边的银发女人。

  “嗯?”

  时月的表情僵在脸上。

  回应他的是一段精妙的剑招。

评分: +3+x

« 神战(十四):【恐惧之心】其一 | 神战(十五):【恐惧之心】其二|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