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战(十四):【恐惧之心】其一

赤色云鹊有些烦恼。

   嗯,幸福的烦恼。

   它看了看远处的“老窝”,又看了看自己脚下这个黄色的“新窝”,开心的蹦了蹦。

   “吔——哈,时月,你的鸟喜欢我耶!”

   无限朝着时月炫耀道。

   时月没有说话,他朝着无限扬起了嘴角,安静的看着他。

   好哦!那个“微笑”的表情就是照着宁设计出来的吧。

   无限见时月就像个木头一样,没搭理过他几句话他,便离开了。

   他走进隔壁的另一个房间,里面的几人正好在讨论些什么:

   “这附近的建筑好像是蛮眼熟的啊……”(Ayede)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地理位置,很可能是基准世界的东区。”(Anzetos)

   “啊,他们在说什么?”(杰克)

   “管他呢,现在的主要问题也不是这个吧……”

   “嗯?”几人都看向了墨瑟。

   墨瑟故意顿了顿,道:

   “那个什么NK组织,是在追杀我们对吧。那我们干嘛还待在这呀,都不怕被偷袭呀,敌暗我明的多麻烦,反正总要打起来的,我们现在也找不到那幕后黑手在哪,不如我们干脆…”

   墨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眼神扫了扫众人,

   “找片空地等着,那人定会自己过来。”

   “哈?”Ayrde惊了,“那我们十有八九会被包围集火的吧。”

   “欸~看看你说的,怎么,我们还怕那些虾兵蟹将吗?”

   “况且…”

   “在我看来,这种可能性不大……”

   “嗯?”这次轮到Anzetos疑惑了。

   墨瑟怂了怂肩:

   “要是没有我们几个的出现,你们的战绩顶多是消灭了一队普通人,但现在可不一样了,你们想想看,一支能够轻易消灭两位组织干部的小队,能是普通人杀的掉的?”

   “不对!”Anzetos看起身,直视着墨瑟,质疑道:“既然普通人不行,你怎么就确定组织不会动用大量的超能力者来包围我们。”

   墨瑟笑着摇了摇头:“我不确定。”

   “所以…”

   “愿意陪我赌一把么?”

   “就赌这NK组织,到底还有几名干部。”

   “赌注就是…”

   “我们所有人的命。”

   “行呗。”无限率先开口,“反正我不怕死。”

   “走吧。”Ayrde也是拿起刀“一直在这呆着也不是什么办法。”

   “呵!”杰克轻笑一声“刀尖舔血的亡命之徒啊……”

   “巧了,我也是。”

   Anzetos见众人心意已决,也只好服软:

   “知道了知道了,走吧。”

   嗯,没有人关心时月。

   五分钟后,一间昏暗的房间内。
   一名中年男性靠着墙,他手握着电话,眉头紧锁,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嘟~噜噜噜!”

   电话终是响了。

   里面传来一道粗旷的男声。

   “老大,查到人了。”

   “问题是,人分成两队了。”

   那名中年男性默不作声。

   见老大没有表示,他只好继续汇报:

   “属下已经让【恐惧之心】前去拦截其中一队了。”

   “如果老大没有别的吩咐,我便去拦截另一队了。”

   “嗯。”

   他终于开口了。

   随后,他便将手中的电话捏了个粉碎。

   破碎的屏幕照映出此人的面庞,正是埃德温!

   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初在自己手中逃掉的两只小虫子,竟能给自己改成如此大的损失!

   他NK组织费尽心思培养的四名干部,已损失进半!

   这次,他务必要解决了这两只小虫子!

   而此时,神战小队这边

   Ayrde与Anzetos已出了城,正朝着西边疾驰而去。

   “等等我!Anzetos!”Ayrde大叫道,只见他气喘吁吁,状态似乎有些不妙。

   “怎么了,跑不动了?算了,这儿也差不多了。”Anzetos环顾着四周。

   周围是一片片起伏的山峰,Anzetos暗暗点了点头。

   到这应该就不会被伏击了吧。

   “我…我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分头行动。”Ayrde气喘吁吁的道。

   “因为那埃德温身边,至少还有一员守卫,其能力我们还未知,而那埃德温也不是个善茬,因为我们要在保留战力的情况下尽量避免减员。”

  见Ayrde一脸“我是傻逼”的样子,Anzetos叹了口气。

   “说人话就是,六人小队容易拖后腿,我们与其他人又没什么默契,容易掉链子。”

   “哦~”

   “那要是那个埃德温只派人来抓我们怎么…”

   “他不会的。”

   Anzetos打断道,他少见的如此自信。

   “因为他没那个胆子。”

   “话说,安泽,你不觉得这里味道有点奇怪吗?”

   而另一边…

   “喂,墨瑟,你看那!”无限朝着远处指道。

   朝着无限指的方向看去,墨瑟看见了…一个小女孩?

   她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女……女人。”墨瑟喃喃着,失去了思考。

   “大哥哥!”小女孩哭丧着,抱住了墨瑟。

   同时,西边

   “收手吧,怎么?你不要你的伙伴了?”一道粗旷的男声传来。

Anzetos闻言,只好先收起手中细剑。

   “我叫伊登,Anzetos,其实我很欣赏你这种敢于向老大反抗的人,不如加入我们吧,至少能保住你自己的性命,至于Ayrde……”

   他朝着自己右手边看去,一坨奇异的金属正带着Ayrde,浮在空中,让他动弹不得。鲜血正不断的从那金属疙瘩内滴落到地上,Ayrde在内,生死不知。

   “刚刚你们是不是在讨论这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呵,你们真的以为,守株待兔的是你们吗?”

   “切!”Anzetos感到一阵不爽。

   “说真的,我不知道你身上带着什么东西,连这种毒气都能免疫,不过他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浑身使不出力气,很难受吧,不过就算能动弹,你也做不了,毕竟我已经把你的手脚全切断了。”

   说完,伊登咧嘴一笑。随后一拳,轰碎了Ayrde的半边脑袋。

   Anzetos握紧了手中的细剑,指甲嵌入了他的手掌内,他却浑然不知。他注视着Ayrde的尸体,沉默不语……

   他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挚友已死,他想上去拼命,那该死的理智又在提醒他不能轻举妄动。

   “怎么,不进攻吗?”伊登甩了甩手,无数泛着奇异光泽的金属自沙地底下涌出。

   Anzetos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恐惧之心的能力,是挖掘出某一特定对象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事物,并将其具象化的能力。

   这个能力,时强时弱。毕竟万一具象化出来的,是对方的上司,或者对方的老婆孩子之类的,就挺尴尬的。

   巨魔龙一族,很强,强到几乎没有天敌。

   但他们有一个与生俱来的弱点。

   “对神族感到极至的恐惧。”

   就算哪天巨魔龙一族出了个实力强到媲美真神的家伙,见到真神,该逃还是得逃。

   随着恐惧之心能力的发动,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并变得愈发清晰。

噗!噗噗!

伴随着不是何处传来的悠扬乐声,在场所有人的头颅一个接一个的爆裂开来,就像是被打烂的西瓜一样,“西瓜汁”洒满了这片沙地的每个角落,众人的生机伴随着落日…

逐渐,消逝…

   就连无限,也没有再次复活,他的肉体和精神都收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地上留下的,只有几具尸体……

评分: +2+x

« 神战(十三):都是误会! | 神战(十四):【恐惧之心】其一|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