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战(十二):【浪潮】其二

“哦呀哦呀~几位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嘛,那我可就继续来了哦。”安迪的声音自安泽与墨瑟两人头顶响起。说着,一杆水矛自其指尖浮现,随后,便朝着二人方向激射而出!

  这安迪虽看似气定神闲,却是杀招频出。

  只见那水矛带着一股凛冽的破空之势,极速袭来!

  “好了,虽然你的这些小把戏挺有趣的,但我也有些玩腻了,就这样结束吧。”墨瑟略显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随后,只见他**一阵蠕动,释放出一阵血色迷雾…在一堆血肉与触手的簇拥下,一杆漆黑如墨的手杖,出现在墨瑟的手上。(以后再写这种东西我就是傻逼)

   水矛不断接近,在距离两人五六米的时候,却是突然停住了,随后,其上再次释放出水分蒸发的热气。

   故技重施!

   Anzetos眼角一颤,刚想抵挡,却被墨瑟制止了:

   “交给我吧。”

   “你的任务,是去找时月。”

   说完,似是为了让Anzetos放心,他伸手,摸向了那不断发亮的水矛。

   空中的安迪也是放弃了继续进攻的意图,饶有兴致地看着墨瑟。

   墨瑟的左手握住了那水矛,随手一甩,接着,安迪瞪大了眼,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只见无数污浊的黑色液体,自墨瑟左手释放,朝那水矛之中灌去!

   顷刻间,水矛爆炸的光辉便被那如同石油般的漆黑液体覆盖,消失……

   Anzetos见此,终是放下心来,他点了点头,便快步离开了这片战区。

   与此同时,几百米外的一片碎石堆里

   一只赤色云鹊在空中飞了半圈后有些累了,便想找个地歇一歇。

   咦,前面那个黑黑的窝就不错,想着,它已降落在那“窝”的正中心,下意识的蹭了蹭,显然他对这个窝的环境十分满意,随着镜头下拉…

   啊,不是窝啊,那没事了。

   时月略显烦躁的微微摇了摇头,那傻鸟估计又把他头发弄乱了。

  他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一切,先是莫名其妙的被墨瑟叫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又被莫名其妙的偷袭了,真他娘够莫名其妙的……

   想到这,他不禁叹了口气,遥想他应龙特遣队队长,理应为小城除暴安良,惩恶扬善,如今却在这异国他乡孤身一人独自飘荡!

真是……

“叽?”

这股苍凉的气氛一下子就被破坏掉了,令本来诗性大发的时月难受的要死。

这破鸟……

时月心里嘀咕了一句,却是不再多想,迅速朝着刚刚爆炸发生的地方飞奔而去。

说不定墨瑟已经和那个偷袭他的人交手了!

得赶快过去!

而此时,墨瑟这边

“boom—”

“boom—,boom—”

一阵阵接连不断的爆破声,轰鸣声充斥在这片废墟之中,然而诡异的是,无论爆炸的声音多么响亮,却丝毫看不见一点由爆炸引起的光芒,仿佛这一个个都是空响炮一般。

而半空中的安迪知道,这可不是什么空响炮,虽然他不知道原理,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攻击方式已经对这个奇怪的家伙无效了……

如此想着,他看了眼自己的右肩。

那儿,有一道划痕

几块漆黑的碎肉,正蚕食着他的右肩。

那是刚才被那个长发混蛋用他的水矛划开的伤口。

那一枪,瞄的应该是安迪的心口,若不是他反应神速,可能还真躲不掉了…

不过就算如此,却依旧留下了伤口。

一道划口,并不算什么。

可问题是,那见鬼的长矛,竟是污染了他的伤口,让他的右半边身体都疼痛无比。

“你这混蛋!”

“啊!!看我现在就杀了你啊!!!”

说着,他又是制造了几杆水制武器,并朝着墨瑟扔去,在他看来,似乎只要杀了墨瑟,这刺骨的疼痛就会消失了。

“差不多了解你的能力了啊…”

“怎么说呢,虽然能力很奇妙,但你似乎不怎么会啊……”

“你的能力,应该是控制水流,并让水珠爆炸吧。”

“虽然暂时猜不透原理,但打败你,知道这些就够了。”

爆炸声再度传来,而墨瑟那极具穿透力的嗓音,却依旧在安迪耳边回响,令他恼羞无比。

于是,他又是一挥手,打算再次将空中的雨水汇聚成武器…

可这次…

他失败了。

他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右手。

其上,附着着无数漆黑的碎肉块。

疼痛冲击着他的大脑,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地面上,墨瑟贼兮兮的笑着说道:

“早说过你太嫩了…”

“你觉得,得出这种简单的结论需要我跟你耗这么长时间吗?”

“好好看看你的周围吧。

安迪这才发现,无数细微的黑色碎肉,早已将他包围。

这一刻,他的脸色惨淡无比。

“要趁你不注意把这些碎肉送到你身边,可是难的很。不过凭借着本大爷的聪明才智自然是想到了解决之法。”

“那就是,利用你爆炸的余波。”

“怎么样?本大爷是很聪明吧,佩服不佩服呀,你要是多夸夸本大爷,兴许就能活下来了哦~”

“当然。”

“开玩笑的。”

墨瑟收起笑容,神情肃穆,右手的黑色法杖轻轻点地。

顿时,空中飘荡着的漆黑血肉如同见了血的鲨鱼一般朝着安迪冲去。

几息过后,安迪已成了一个“黑人”了。

惨叫声不绝于耳,墨瑟却是很享受的背过身来,深吸了口气。

开玩笑,他可是恶魔。

人类的惨叫声,最悦耳了。

可他的话,终究是多了点。

他不该这么拖延的。

不过,既是一个将死之人了,那再对他多说点话也无妨。

可这次…偏偏是个例外。

安迪彻底被墨瑟惹怒了,仇恨的意志盖过了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的疼痛。

他朝着墨瑟伸出了手,同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段回忆。

那是他小时候的记忆了。

他被告知拥有一种奇特的能力,可以引爆纯净的水。

那还是不“纯净”的水呢?

那要是…血呢?

小孩子嘛,好奇心总是偏重的。

于是他找来了自家养的狗。

回想了一下引爆水流时的感觉,他对着狗子伸出了手。

狗死了。

爆体而亡。

安迪也付出了代价。

与狗血一起引爆的,还有他自己的血。

他失去了两根手指头。

回忆到这结束,他对着墨瑟后背的手掌,也已握成拳!

墨瑟只觉得嘴角一甜,还未等他有所反应…

“锃!”

收刀。

真的k的一手好头,啊不是。

真是补的一手好刀。

赤色云鹊早就在此人出刀的一瞬间就起飞了,听见收刀的声音后,它又再次飞回了它的“鸟窝”。

他背对着墨瑟。

沉思良久,才憋出了一句:

“你欠我一次。”

评分: +1+x

« 神战(十一):【浪潮】其一 | 神战(十二):【浪潮】其二|神战(十三):都是误会!»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