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羊人(更新中)

北方的森林的冬天,很美,令人窒息;很冷,深入灵魂;很孤独,甚至令人疯狂。
我还记得,哦我当然记得,那只不过是两个月之前的事,那时我刚到这里。站在塔顶放眼望去,森林,一望无际的绿色,漫山遍野,空中盘旋的黑色乌鸦,预示着我早该发现的真相。这是在城市看不到的景色,是我和魏风这种想要逃避现实的人最好的窝点之一。
我来这里不是旅游的,是为了工作。两个月前,我应聘了一份守林人的工作。人们常说,在偏远的森林和海岛这样的地方工作是很惬意的,有大把空闲的时间和无比优美的工作环境,不用在办公室里呼吸着浑浊的空气,可以静下心来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好。不过在我看来,说这话的人应该被拉出去亲自体验一下他口中的美好。当我第一天到这的时候,魏风出来迎接的我。魏风是我的前辈,他是这里第一任守林人,他在这里已经十几年了,换过五个助手——我是第五个。他是个老酒鬼,每天给我安排完工作之后,就提着他那破桶去最高的山上的塔值班,哦说来滑稽,他居然管那破桶叫酒壶。作为新任守林人——助手,我每天的工作很繁杂而又枯燥,像是给除了魏风每天呆在那儿的一号塔之外的其它塔上的灯和发电机维护,给每个水箱进行清理,跑四个山头去开关每个塔的灯,晚上在林子巡逻等等,没有休息的时间,更别提欣赏风景。几天下来我算是可以理解为什么十几年能换五个守林人了,这脏活累活真不是人干的,况且还有这么个上司。
魏风每天在一号塔一呆就是一整天,他除了太阳下山前回山下小屋做饭之外,什么事儿都不干,抱着酒壶在塔顶偷懒,甩活儿给我,美其名曰值班,呵,谁让他来的早呢。不过我也就在这里呆一个月,忍忍就过去了——一开始我是这么想的。我和魏风每天一起吃晚饭,他经常给我讲山羊人的故事,这片森林里的传说,老实说第一次听还挺吓人,不过听多了也就那样。每天吃饭的时候除了讲这些个破传说,他还会讲他曾经当水手的故事,偶尔我也会和他讲讲我的故事,毕竟这里他是我唯一的交流对象。总的来说,话并不多,但彼此还算客。不过,每当我想上去一号塔的时候,他就会像发神经似的开始大喊大叫,说什么那是他的工作,我不许怎么怎么样。真是晦气,我工作可够多了,我可不想再给自己找麻烦。每次发完脾气之后,他也会向我解释几个不同的理由,大抵都是因为那里能看到远处的小城,能让他想起过去。我倒是不在意,吃罢饭后我回我的房间和人偶读书,他在他的笔记本上记上几笔后就回一号塔值夜班。
我第一天到这的时候,我的房间里有一个精致的人偶,有一米出头的大小,魏风说这是第一任助手的东西,一直在这放着,我不想要可以扔了。不过我觉得这玩意挺可爱的,也没人能和我作伴,留着总是好的。几天过去,夜晚的孤独和乌鸦的刺耳嘲讽让我十分头疼,我只好抱着人偶读着我带来的书解闷,算是一种消遣。在这的每一天都是折磨,我真希望一个月赶紧过去,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地方。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