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紊乱的鱼线》
评分: 0+x

“还是老样子呢。”欧米伽站在一旁,和威廉一齐看着面前的光怪陆离的打斗,笑了笑,“永远不拿超纲的武器,选择与对方同一平面的科技产物,以战术与情报取得所谓的……胜利。”
“不,Wells先生他……还没有拿出全力。”
“我知道,我知道。”欧米伽认真地点了点头,捋了捋棕色的头发,“毕竟两边任意一方认真起来就会让整座小城陪葬,我没说错吧。只需一瞬,他释放出身体中储存的所有光能,足以将方圆几千里的地方变成个坑。”
她舔了舔嘴唇,抬手按了一下自己太阳穴,四处张望了一番,招呼威廉道:“男人的打斗我们压寨的就别掺和了,我找到个清净的地方,要不要一起去喝点晚茶?我正好需要补充水分了。正好一起聊聊头发保养秘诀?”
威廉握紧了腰间的短刀,但反应过来欧米伽的言中所意后急忙摆手辩解道:“谁谁谁是压寨的了!我只是Wells先生的贴身秘书……”她嘟起嘴,“罢了。”
“喔?是吗?”欧米伽微微回首,看着威廉那慌张的样子,笑了起来,“谈到那个家伙就成这样,真可爱,和先生还挺像的,他是对你有恩吧……”她愣了一下,冷冷地说道,“所以不要试图用你那愚蠢到连我的芳纶皮肤都切不开的小刀来杀死我,我动动手指头就能非常轻松地杀了你,哪怕是为他着想。”
说着,她伸了个懒腰;“好了,我先过去了,你自便。”
在消失在走廊尽头前,她留下一句话。
“不跟过来吗?可爱的威廉小姐。”
她留下威廉一个人在大厅旁的走廊里伫立,绿色的眼睛中不知为何闪烁着些许泪光。

他们是在戏耍我们。

她突然明白了什么,转身想去通告给Wells。
“这可不乖喔。”一阵冷冷的声音从她的后背直达天灵盖,“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的时间……”
欧米伽正站在她身后,修长的手指在威廉的后背上游走,金属那冰凉的触觉不知为何让威廉心底发毛。
“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品尝一下你的记忆,作为晚茶的甜点。你……在害怕些什么呢?”
一系列痛苦的回忆涌上威廉的心头,她闭上眼,泪水慢慢地从脸颊滑落。
“喔?这就哭了?我越来越想品尝一下了……”
欧米伽的右手慢慢展开,包裹住威廉的头颅。
“啊……!”威廉发出一声惨叫,倒在欧米伽的怀里,昏死过去。
“呵,呵……”欧米伽冷笑几声,轻抚着威廉美丽的绿发,“好好睡吧,小家伙。”
她的左手也没闲着,在对方身上游走着,从脖子到腋下,从乳房到细腰,这么好的一个时机,不多收集点数据怎么行呢?
当手挪到对方小腹的位置时,她顿住了。
怎……
她同步启动了记忆检索系统,开始阅览起来。
喔,不……
欧米伽停止了检索,怜悯地摇摇头。
“可怜的小家伙……”欧米伽说着,抱紧了威廉,在对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你过得真的很痛苦。”
“作为补偿……”她的手臂慢慢打开,无数纳米虫涌出,四散开。
“把你失去的东西还给你吧……”
她抱起威廉,来到一个餐桌旁,放下,抽血,提取DNA,模拟子宫构造,确认手术方案。
之前离开的纳米虫回来了,体积也大了一些。
“漂亮,都是些很纯净的生物质。”
本身这个机体就是作为医疗机使用的,也算物尽其用了。
不过她还是很好奇,威廉的父母究竟是谁。
所有关于父母的消息,记忆中无非都是周围人的道听途说。
她再次启动了检索,只不过这次,她向更深处挖掘。


手术很“成功”,不过对方能不能发现就是另一回事了。
欧米伽巴不得对方发现,所以还注射了一些雌性激素。
毕竟对方的乳房小到了一个可怜的地步。
不过她还有一些额外的“收获”。
这家伙的父母……很有意思。
“下次见了,小可爱。”欧米伽笑了笑,重新穿好自己的礼服,将自己的另一份小礼物放在对方的小腹上。
一条女性的胖次。
她醒来后会有什么反应呢?
真是好奇呢。

她咯咯地笑起来,收好样品瓶,向已经与Wells停战了的Soil走去。
“欧米伽,收工吧。”
“是,先生。”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