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唁》
评分: +3+x

“爸爸!爸爸!”一个小女孩在地上蹒跚着,努力向坐着的男人跑去。
男人俯身抱起小女孩:“嘿咻,你可真重啊,我的甜心。飞咯,唔唔唔唔……”
一旁的妻子见状,脸上微微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把孩子给我,省得她一会又被你的胡子划到了,会哭的。”
“胡子?我有胡子吗?”男人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看着自己的妻子,“我今天才剃过,你又骗我。”
“好了,不说那些了。这次你能回来多久?”
“周围的餐厅如果有需要我就要去,但上面给我批了一个月的自由假。”
“那么……”妻子慢慢俯下身,在他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在耳边细语道,“欢迎回家,道格。”


“怎么了?”妻子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查尔斯,“米雅怎么办?她等你带她去游乐园已经等了两个月了,你不能再这样抛下……”
“放心,放心。”查尔斯安抚着对方,轻抚着对方的额头,“只是有人需要搭把手,没问题的……”
他愣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决定。
“实在不行你可以带她一起来,我可以让他们腾一个休息室给你们。我和他们通报一声就行了,身为副厨师长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那太好了。”
他明白这是违反规定的,他这是在滥用职权。
但为了米娅,这值得。哪怕只是对他而言的值得。


“先生,他们来了。”一个家伙快步走到查尔斯边上,低声说道,“是狱卒的人。”
查尔斯刚准备从自己的桌底抽出手枪,但听到后半句后不知为何感觉松了口气。
不对,不能松懈。
“正常的食物还剩多少?”
“没了,而且他们很明显是有备而来,装备精良。”
查尔斯拨下百叶窗,看了看外面最为显眼的那群人。
不知为何,那些人佩戴的装备给他一丝熟悉的感觉。
好像……哪里见过。
他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如果在平时他现在应该已经冲出去给厨师们争取撤离时间了。
但是今天……
“爸爸……”门再一次被推开了,女孩奶声奶气地喊到,“那些叔叔长得好奇怪喔,他们怎么啦?”
查尔斯俯下身抱起女儿,用鼻子蹭着她的脸:“他们,他们啊,他们小时候说谎慌被小仙女变得,所以你不要说谎慌喔。”
“那……爸爸。”
“嗯?”
“你这次能陪我多久啊,不能说谎慌喔。”
“这次啊……”查尔斯罔若所思,“这次爸爸能陪你很久喔。”
“那爸爸能带我去游乐园吗?”
“当然……

砰!

枪,响了。

“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已确认异常目标!”
“该死。”一旁的副手皱了皱眉头,转而招呼,“所有人!所有人!准备撤离!启动番茄防御程序!”
后厨的各位瞬间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转而切起了番茄。
“嘿,道格,怎么回事?”
“没什么,”查尔斯掩饰着,将女儿递给妻子,“卫生间边上的纸箱堆后面是后门,密码是8730,你们先回家,我随后就到。”
“真的没有问题……”
“真的没有问题,真的!只不过是该死的评审员又过来想给我们打差评而已,为了不打扰我们干活,你先带着米娅回去吧。”
妻子看着混乱的厨房,事情绝对不仅仅是评审员那么简单,但现在确实应该先行离开。
“你照顾好自己。”
厨师们将切好的番茄放上吧台,门外的音响则是切换成了搞笑脱口秀的录音。
“等一下,我还没……”一位新来的厨师还捧着自己刚切好的番茄准备转身,那些番茄瞬间切掉了他的手指,
以及一个人的脖子。
查尔斯眼睁睁地望着停下,的头颅滑落,的鲜血喷洒在空中,的身躯缓缓倒下。
不……
这是他呆愣在原地,卡在喉中无法脱口的字语。
他的脑中闪过一句话。

“一切的现实尽是荒诞……”

他甩去脑中的异想,他现在必须去拯救自己的女儿。
他抱起女儿,她此时正大声啼哭着,他在酣战中的厨房中穿行着,来到冰箱旁,拿出一份牛奶,让米娅喝着,又找了一个柜子,将她放了进去。
但愿这群家伙没有疯狂到会对小孩下手。
他在心中祈愿着,握紧了手中的伯莱塔,这是属于科欣家族末裔最后的荣耀。
“抱歉了,爷爷,咱们家的血脉可能就要断了。”
他一边安抚着周围的伤员,一边用厨房的道具拖延着逐渐逼近的特遣队队员,给从后门撤离的厨师们拖延时间。

“还不行……”他躲在仓库的杂物之后,注视着镜面带来的反射画面。
他摁下了手中的起爆器,先前布置的地雷发生了连锁爆炸,整座餐厅都为之而颤抖。

他从倒塌的置物架下爬出,这玩意替他抵挡了致命的冲击,救了他一命。
他来到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厨房,开始翻找着自己的女儿。
他明白,餐厅对于食物的“安保”做到了极致,这种程度的爆炸在里面可能没有任何异样,里面的爆炸同样。
就在他的手触碰到柜门的把手时,一个特殊的声音出现了。
“嘀,嘀。”
那是烤箱的提醒声。
他瞬间疯了一般地开始迅速挖掘着周围的碎石砂土,哪怕这双为了烹饪而存在的手被划伤,鲜血直流,染红了碎石与沙土,他也仍在疯狂地挖掘着。

他坐了下来,抱头,不知在哭还是在笑。
亲手毁了一切的,是自己啊。
他来到尚能使用的水池边,清洗着自己那满是伤痕的双手,水流裹狭着沙土划过伤口,引起阵阵刺痛,他也只是一笑而过。
他用毛巾将手擦干,戴好烘焙手套,任由鲜血一点一点将雪白的内衬侵蚀干净。

他打开烤箱,
取出了自己最后一件……成果。
牛奶浸透了小孩那光滑的肌肤,经过烘烤,显得喷香诱人。
他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将手伸进口袋想取出面罩戴上来隔绝这会让他丧失理智的香气。
他什么都没摸到,除了一张合照。
一张全家福。
他慢慢摸出那张照片,攥着它。
他静静地注视着这张照片,照片上妻子温润尔雅的笑容此刻看来是多么的生硬。

那一刻,……

大笑出声。

枪,响了。


一切的现实尽是荒诞……


他眨了眨朦胧的睡眼,从吧台后抬起头,伸了个懒腰。
Soil从他身边走过,把玩着手里的芯片,饱含深意地笑了笑,督了一眼查尔斯,又抿起嘴,无声叹了口气,收起芯片去了地下室。

一段视频在屏幕上播放着,Soil目不转睛地看着。
“他还是不愿接受这段记忆吗?”
“他始终坚信这是一个梦,这是没有用的,先生。”
“我知道,我知道……”Soil站起身,将椅子推回原位,喝了一口酒……
“一切的现实尽是荒诞吗……可笑,你还是没记起第二段密钥啊,尊贵的劳伦斯公子。”
他又喝了一口酒,看着滑稽的视频

放声大笑。



一切的现实尽是荒诞,

一切的荒诞却是现实。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