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行城记
评分: +11+x

孤独的行者走在沙漠上,天黑了下来,他还未到达目的地。

很久以前,他听说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在这沙漠深处,有海洋,有森林,还有雪原。

在这一切的中心,有着一个与世无争的城。

在这一切开始之地绽放着美丽的花朵,无论身居何处都可被轻易嗅到。
在这一切终结之地有着高耸入云的树木,像灯塔般引领着旅人归家。
在这一切永恒之地有着法力无边的圣灵,守护着人们如同自己孩子。
在这一切皆欢之地屹立着庄严坚固的城堡,给还在漂泊的人们一个家。

行者加快了脚步,这是他追寻的第三天。
曾经的结伴纷纷离去,只有他坚信,坚信一个梦。

他走着,毎发现留存的痕迹便欣喜若狂。
他走着,毎次的海市蜃楼都让他愈陷愈深。

但这孤独的行者着了急,天已黑,迟迟不见,

不见那高耸巨树,

不见那广阔蓝海,

不见那雪白风原,

只有,沙漠,一片沙漠,

没有穷尽的沙漠,吞噬着他的肉身,淹没着他的灵魂,

但他闪烁的双眼永远盯着前方。

即使空无一物

黑色袭来,他跌入深洞,

洞中遗骸遍地,悠扬的声音传来:

何故寻入此地?

他答:

“只为一城。”

归吧,这里无城,更无森无洋无雪。

“只为一城。”

可这城虚无缥默,稍不注意丧无葬身。

“只为此,”

“只为一城。”
孤独的行者在早上醒来,他趴在沙漠边缘,

一旁便是幽深的森林。

他整顿行装,继续前行。

森林长出荆棘,

越深,遍布越多。

他的衣物被撕扯,身体被割裂。

几近昏厥。

眼前是虚幻的光

那光问他:

痛?

他答:

“痛。”

为何仍不止步?

“只为一城。”

那城不存在,便是存在,也转瞬即逝。”

“我愿与那转瞬一同逝去。”

他醒来,荆棘撤去,森林为他敞开,

敞开一条通向永恒的道路。

孤独的行者临近海洋,

海边驶来一叶孤舟,

木质雕花的小舟上,写着:

踏入海洋,

步入永恒。

入海者,必将覆于海。

寻珍者,必与其沉眠。

他自言道:

“未醒者,何谈眠?”

踏入孤舟,
他将自己送入深渊。

风在海面打转,

呼啸着驶过行者身边,

海浪奔涌而至,

猛烈地打着孤舟与行者。

在雷声的掩饰下,

人舟俱翻。

寒冷,刺骨。

他的身体渐渐麻木,

上岸,

最后一丝温暖被带走。

上岸,

有什么在流逝,

上岸。

岸上洁白无暇,

飘来的雪花

瞬间,

将他冻僵。

有什么在流逝,

他的生命,
他的灵魂,

他的,信念

毫无意义吗?

跳动,

跳动,

随着信念,

随着灵魂,

随着生命,

跳动

风霜侧过他耳边:

“那城不曾存在。

不曾存在,也不曾拥有花香:

不曾存在,也不曾拥有森林:

不曾存在,也不曾拥有圣灵。

那坚固的城堡,无非梦中顽石。”

行者的心剧烈跳动,

僵硬且坚定的的一步步前进。

漫天风雪为他刻下永恒,

他嘶吼着,

毎走一步便将鲜血溅在地面,

滚滚的热血融化出一片草地。


行者葬于此地,身骸消散。



他的墓碑旁长出一朵花,芳飘万里。

随后,朵朵盛开,
挺拔的树崛地而起,直冲云霄,
坚固的城墙累积筑实,庄严的圣城瞬间建立。

开始与终结相伴而行,

正如这世界


驶向未知的永恒。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