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可烹 (全)
评分: +15+x

众所周知,在黑手党里有一个很厉害的刺客,叫TIM。他可以把自己变为【无】,然后就可以悄然无声的刺杀他人。 不过,虽然今天我们的主角是他,但是却并不是讲述一个关于刺杀的故事。要知道,TIM的厨艺也是很厉害的,他可以将自己的刀工精确到毫米,并且在酱料配置这一方面更是无人能及。

没错,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关于烹饪的故事。

【TIMX做饭】

今天天气真好,适合做饭。

TIM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到洗漱台前,刷牙,漱口,整理手套和黑领带。一切貌似都没有问题。

然而,今天的早饭却出问题了。

一碗皮蛋瘦肉粥,目光所及,只见皮蛋没有肉,皮蛋还咸的发苦。一根油条,炸的时间久了,变的又老,又硬,又长,特别难嚼,感觉像是在吃橡皮筋。这让TIM感到了一丝烦躁,哪怕做一个杀手,也要做一个有格调的杀手。就算没有红酒杯和6分熟的牛排,以及名贵的香烟也不能吃这种难吃的东西。

TIM慢慢地把油条放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快步离开。虽然他很想把早餐店店主给做掉,但是Wells有令,最好不要在外面杀你不清楚来历的人,你不知道那人是来自哪个帮派的。要是杀了同行那乐子可就大了,于是TIM找到了一个餐馆,老板是个明白人,看到TIM头上带着的礼帽,便了解了,连忙走上前,恭谨地问道:“您……您好,那个,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月小店的保护费应该是早就已经交了呀?”

TIM看了他一眼,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说道:“别这样,收钱的活不归我管,我就来做几道菜。”

“那…….好吧”老板明显还是有点害怕,说道:“请跟我来。”

厨房很干净,锅灶刚被擦过,没有一点油渍。“不错”TIM心中暗道:“我只用这个炭烤架和这个锅炉,你们也不用太麻烦。”

“行,那大人你自己看”老板突然笑了起来,双手不断地摩挲着,问道:“那个……Wells之前和我谈的那个事情……”

“你自己去找他说。”TIM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却有渗人的寒意,让老板瞬间汗毛直立:“好……好的,那我……我先走了”说完,他便一溜烟走了,速度堪比卡其脱离太。

TIM在一溜菜刀随意一瞥,最后选定了那把X立人菜刀,寒光闪闪,吹毛立断。

锅炉有了,菜刀有了,但是没有食材。TIM有点后悔把那个老板吓走了,该叫他买点肉回来。餐厅里面的菜根本不够格,而自己去买菜又花力气又花钱,很不划算。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找到现成的食物。不过……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吧。

这时,TIM突然看到大街上正在吃着糖的Setrick。

机会来了。

【SetrickX菜肴】

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鸟儿在歌唱,鲜花在绽放,而我这只狼正走在小城的大路上。今天狐狸说要请我吃饭,这可真是一件好事情。

然后,我看到了TIM。他在一家小城新开的餐馆里,用黑手党独特的手势,示意我过来。

莫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

因为黑手党的任务尤其是TIM接手的是艰巨且隐秘的,我连忙跑进了餐厅,小声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我今天想要做几道菜。”TIM面无表情的说道。

“蛤?那你为什么要叫我进来?”我显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要动不动就用这种手势啊。”

“我只是想要点食材。”TIM说道。

“你嫌烦是吧,我帮你买。”我扭过头,突然听见我后面传来一声:“不用。”然后一个硬物砸在了我的后脑勺上,我当时就失去了知觉。

【TIMX准备就绪】

TIM看着昏迷不醒的Setrick,说道:“你看这食材不就来了吗?”

然后TIM拿着刀,思索着该吃狼腿还是狼脑。

【AnzetosX食客】

Anzetos拉下了小店的卷帘门。今天才一个上午花草就卖完了。此时,他的钱包里装满了碎片。他轻轻的闻了一下那片绿色的薄荷,瞬间感觉整个人清醒了很多。他慢慢的向北境森林走着,打算在中午回家。

一路上,他听到了很多声音,那些声音来自人的内心,不过Anzetos并没有管它。因为他不喜欢随便乱听他人的内心。

然后……他就路过了那家餐馆。当时TIM正在琢磨该吃Setrick身上的那一块。Anzetos看见自己的房东被他的同僚绑在很大的桌子上,便走了过去,想一探究竟。

突然,Anzetos还没反应过来,TIM就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他的面前,一把手枪已经抵在了他的脑袋上。

【你是谁?】

Anzetos叹了口气,说道:“我是来看我的房主Setrick的”

“砰”枪响了,但Anzetos却依旧毫发无伤的站在那。

【哼,有点意思】

“喂喂喂,你一上来就要杀我,这样不好吧。”Anzetos无奈的说道:“话说,为什么Setrick怎么晕过去了?”

【我要吃他】

“好吧。”Anzetos说到,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瓶药,洒在了Setrick身上。

【你在干什么?】Anzetos明显感觉到,TIM的语气变的更冷了。

“放心,只是瓶反始药。”Anzetos解释道:“这可以让Setrick变回原来的样子,然后肉就会更多了。”

【有道理】

一会儿后,Setrick变成了一只大黄狼,有一个人那么大。腿部的肉鼓鼓的。TIM当机立断,一刀切下了Setrick的右后腿。

Anzetos突然问道:“等会儿弄好了我能吃一点吗?”

【好吧,等会一起吃】

于是,TIM的碳烤狼肉多了一个叫做Anzetos的食客

【AyrdeX食客】

不知为何,Ayrde想给自己放个假。的确,有时候应该让人歇一歇,好让自己的灵魂跟上自己的肉体。Ayrde关上门,准备在小城里到处转转。所以,他在路上经过了餐馆艹为什么这么巧啊啊啊啊

之后,他看到了Anzetos,Anzetos正在喝着菊花茶,靠在长背椅旁边。他看到了Aryde,于是就给他打招呼。

“Ayrde,你是要回去吗?”Anzetos喝了一口茶,说道。

“啊,是的,我今天不想工作,就出来了,不过现在还不是很想回去”Ayrde正打量着这家店:“话说Anze,你打算在这里吃饭?”

“差不多是的。”Anzetos说道:“今天打算吃狼肉。”

“诶诶诶?狼肉?”Ayrde有些惊讶:“这样做的话房东不会……”

“放心,”Anzetos笑了笑,说道:“再说了狼肉多好吃啊,对不对?”

“啊……”

“看到这头狼了吗?”Anzetos指着旁边那头还没醒来的狼,说道。

“嗯……”

“那是Setrick”

“啥?”

不知为何,Aydre有食欲了:“好吧等会儿我能不能吃一口?”

“应该没问题”Anzetos望了望里面,那里是厨房:“再说了大家都挺想吃狼肉对吧”

“……对”

Aydre开始思考该用刀叉还是直接啃。

【狐狸X食客】

狐狸有点生气。

作为一个有耐心的狐狸,他约好了和Setrick在10点钟见面。但是,现在都10点50了,Setrick连个电话都不回。想到自己的鲯鳅现在急需一个大水缸,这确实可以令一只狐狸着急。

只要Setrick一来,狐狸就可以让他的鲯鳅移到Setrick的家(因为Setrick这只狼很慷慨,并且和自己交往还不错),让后就可以省去一大堆麻烦事。但问题是,Setrick没来,或者说没到。

“淦怎么Setrick还没来?”狐狸有点生气的拿起电话,给那只狼打了过去:“这货不会睡觉睡过头了吧。”

还好电话没让他等太久,但是从电话里传来的,是另一个声音:“你好,想必你就是狐狸了吧。”

“你是谁?”狐狸立刻紧觉起来:“你不是Setrick。”

“我当然不是。”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很惬意:“Setrick是我们的房东。”

“啊……那你是Anzetos吗?”狐狸想到上次和Setrick聊天时,好像那只狼说过这几个人。

“是的呢。”电话那边依然不紧不慢。

“你们的房东还在睡觉吗?”狐狸瞬间又有点生气了,但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欸不对为什么是你在接电话?”

“这个嘛……Setrick在餐馆”电话那边似乎还传来了一点吵闹声:“今天中午吃狼肉。”

当狐狸听见“在餐馆”和“吃狼肉”时,立刻觉得有些不对劲,便问道:“哪个餐馆?”

“东城区刚开的那家。”

东城区一向很乱,在那里开餐馆无疑是作死行为,但听说最近开了一家餐馆,人气还挺不错的……狐狸正想着,突然,他发现了什么问题。Setrick,餐馆,吃狼肉……

“woc!”刚想通的狐狸电话一挂,拿着鲯鳅就去了东城区。

然后,在餐馆前,他看见了正在喝菊花茶的Anzetos和正在喝热可可的Ayrde,以及一只昏迷不醒后腿还被割了的那只黄狼,正当他松了口气时,Anzetos发话了:“那只狼就是Setrick。”

“啊?”狐狸表示十分震惊:“这这这……这不就是一只普通的狼吗?”

“哦对了,我还没有撒解药。”Anzetos从身上拿了一瓶药粉,洒在了那头狼的身边。不一会儿,大狼慢慢的变成了那个有狼耳朵的少年。

狐狸表示十分震撼:“哇这还真的是Setrick……等等,你们要吃他?”

“放心,只是后腿而已。”Ayrde表示没有问题:“再说你想尝一尝狼肉吗?”

狐狸沉默了,他正在朋友和食物之间来回思索着,但是他肚子发出的响声却出卖了他。

反正都割下来了,再说万一狼肉很好吃,那不吃岂不是亏了?

狐狸坐在长背木椅上,开始整理手上的鲯鳅。这时,一声轻微的咳嗽声从案板上传来。

是的,Setrick醒过来了。

【SetrickX苏醒】

终于醒了。

Setrick望着一望有际的天花板,无奈的想着。刚刚被RIM砸晕了,直到现在才缓过神来。

他知道,RIM把它砸晕,肯定是要对他做些什么。他检查了一遍身体。

哦,好像右腿没了。

“啊啊啊啊我的腿啊啊啊啊!”Setrick的内心有点崩溃。

他慢慢的坐了起来,然后看见了Anzetos,Ayrde和正在整理鲯鳅的狐狸。

“欸你们为什么来了?”看见来了这么多人,Setrick有些懵。

“吃狼肉啊。”三人同时说到。

“啊你们为什么要吃狼肉?”Setrick问道:“相信我,狼肉一点都不好吃。再说回来,我的腿呢?”

“哦你的腿吗?”Anzetos说道:“在厨房里,应该在拔腥。”

“淦,你们真的要吃我。”Setrick有点生气。

“话说你不是要过来吗?”狐狸似乎也有点生气:“怎么就过来做了食材?”

“MD是RIM那家伙把我砸晕了。”Setrick突然想到了什么,便问道:“欸不对,RIM呢?”

“厨房。”三人又是不约而同的说到。

“淦。”Setrick无奈的骂了一句,开始用法术修复自己的腿。

“话说房主,你要吃狼肉吗?”Ayrde问道。

“吃个P,哪里有自己吃自己的说法?”Setrick似乎气还没有消。

“那你陪我们吃。”狐狸看着Setrick,说道:“就当赔偿今天早上的事了。”

“好吧。”Setrick似乎一直很听狐狸的话,说道。

“哦对了”Anzetos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个时间段,好像……”

“好像什么?”Ayrde问道。

“好像科尔会到东城区来……”

“……”另外三人看着Anzetos,无言以对。

【MD我感觉到了一股酸味】 【完了又要开始了】 【这……有点酸酸的】

Anzetos表示自己不应该把刚刚的那段话说出来。

【科尔X食客】
科尔从自己第17喜欢的路灯上下来,啃了一口那在手中的巧克力。

如果她没有在路灯上,几乎没有人怀疑这个年轻的少女,更不会怀疑她是一个魔王。科尔拍拍自己的斗篷,说道:“啊,现在该去东城那片的路灯上玩玩了。”

“魔王殿下又要去东城区了吗?”声音从科尔的脚下传来,那是卡尔顿,一个史莱姆,也是魔王的一只鞋子。

“对啊对啊”科尔跺了跺脚:“本来以前就是在这个时间去东城的,而且……”科尔拿出手机,点开信息“你看,”她把自己的手机贴近自己的脚:“安泽正在叫我过来玩呢。”

“不会吧殿下,莫非你真的喜欢那个植物学家?”科尔头上的那朵小花卡尔森说道:“他怎么配得上您呢?”

“卡尔森!如果你再这么说我就直接把你剪了!”科尔十分生气。

“好……好的殿下,是在下愚钝了。”小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赶快道歉。

“那好,”科尔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仆人说错了什么:“那我们走。”

小城里,穿过一个带披风的女孩,那是科尔。她跑得很快,但却没有撞到任何一个行人。作为一个魔王,体术总得够格才行。科尔一路狂奔,来到了餐厅。

“呼……呼,好累啊”卡尔顿说道:“殿下下次跑慢点可以吗?”

“不——行”科尔对着自己的鞋子,说道:“只要是关于安泽的,你们就得听我指挥。”

Anzetos看见那个少女来了,他轻轻的喊了一声:“科尔。”

科尔转过头,看见了自己的安泽哥哥,便跑了过来:“安泽!”

Anzetos笑靥如花:“科尔!”

要不是Ayrde和狐狸拉着Anzetos,怕是又要酸上一阵子。

“安泽,你在这里做什么?”科尔歪着头看着Anzetos,问道。

“没什么,来这里吃饭。”Anzetos用手轻柔的抚平科尔被风吹乱的头发,说道:“你要一起来吃吗?”

“好呀好呀!”科尔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其余众人:看来在饭吃完之前,得酸好一阵子了。

【CasparX食客】

实验室的研究做完了,真好。每个博士都希望自己的实验能够做完,就连Caspar也不例外。不过,实验总会不停的来,博士总会有做不完的实验。所以,这倒成为了一种奢求。不过,这周的实验总算是做完了。Caspar喝下了最后一口咖啡,在实验室里伸完了最后一个懒腰,便慢慢的走了出去。

“终于做完了。”caspar走出实验室,缓缓说道:“这可是很重要的实验啊,但是也没有什么可以拦得住我。”说完,Caspar看了看手机:“嗯……到哪里去吃饭呢?”这时,一条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小城东城区新餐馆开放!全场菜品低至9.8折!

9.8折啊!这让Caspar的眼睛立刻亮了想想上次纸幻的10折桌子就能理解了,于是Caspar来到了餐馆,虽然里面有一些人,但是好像都是坐在一起的。

莫不非这家餐馆一天只招待一桌人?Caspar思索着,走了进去。

“啊,Caspar来了。”Setrick看见了刚进来的Caspar,说道:“你是来吃饭的吗?”

“是啊……这里为什么只有你们一桌人?”Caspar表示疑惑。

“哦,今天RIM打算做狼肉吃,大家图个新鲜也就来了。”Anzetos抱着科尔说道:“话说你也是来吃狼肉的?”

“……是免费的吗?”Caspar问道。

“是吧,今天应该是TIM请客。”Ayrde说道。(看起来我还是战略性遗忘的好)

“那行。”Caspar把一把长背木椅搬了过来:“我也想尝尝狼肉是什么味道的。”

Setrick:……

这时,TIM出来了:“那个Setrick,帮我叫一下Mercer……噢天哪。”当他看见了一屋子的人,有些吃惊。

“你们来干什么?”TIM问道。

“吃狼肉。”令人不肯相信的整齐划一。

“欸,要去叫Mercer吗?我帮你叫……”Setrick话还没有说完,就被TIM打断了。

TIM:不用了,让Caspar去叫,你跟我过来,还有Anzetos,把你的反始药和你的催眠药给我。

然后Anzetos把药给了他,TIM把Setrick拉入了厨房,就好像被牵入屠宰场的羊。

不一会儿,从厨房里传来了菜刀切肉的声音。

【TIMX厨艺】

TIM拿起X立人菜刀,运刀如风,没有半点犹豫。只听见“嚓嚓”两声,Setrick的左右两腿都被切了下来。然后,TIM开始拔狼毛,对于太硬的狼毫,则是用菜刀的底部轻轻挖掉。不一会儿,三条被拔干净的狼腿,公公正正的摆在案板上。

接下来,TIM拿出自己自带的特殊调料,调料是将奥尔良烤酱和普通烧烤酱等比例混合,既吃起来有浓厚的烤肉味,又带有微微的鲜香味,让人百吃不腻。TIM的刀在狼腿上左右舞动着,划下一道道网格状的痕迹,这会使肉的内部也充分得到火焰的炙烤。切完后,TIM把酱料拿出来,倒到手上。他的眼神微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突然,TIM他动起来了,双手在狼腿上,用极大的力气推!拉!揉!搓!那种手法,哪怕是搓澡师傅也望尘莫及。调料在TIM的揉搓下,与肉紧紧的贴在一起,然后便是慢慢的陷入肉中,与肉合为一体。

抹完酱料后,TIM仔细的洗了个手,从调料品中拿出辣椒粉,孜然,调味盐,味精,还有食用油(1:1:1)。他先细细的在每一个狼腿上撒上辣椒粉,让肉充满诱惑的红色;随后又慢慢撒上了孜然,让肉充满了老辣的灰绿色;之后再撒上一点点食用盐和味精,那是纯真的白色。这样,肉便不再是肉,而是一首曲子,有着纯洁的白,诱惑的红,老辣的绿。这一切做完后,TIM有在狼腿上撒上花菜,淋上食用油,便拿到铁架上翻烤。

火生起来了,但是这个火还不够格,这时Setick也醒了(短时昏睡药),正在修补他的腿。

TIM看到Setrick醒了,便说到:“帮我出去问问Mercer来没有。”

“行。”Setrick说道,随后一阵香味飘入了他的鼻子:“woc为什么自己的肉闻起来这么香……”

“因为我做的好。”TIM正在整理调料:“快去把Mercer叫来,我要他的火。”

“哦……好的。”Setrick看了一眼TIM,便走向了餐桌。

【MercerX点火】

Mercer是只魔龙,一只脾气很好的魔龙。

今天Caspar请他吃饭,吃狼肉。虽然他和Setrick关系不错,但是肉还是得吃。所以,他一路走到了餐馆。

然后他就看见了在厨房里烤肉的TIM,TIM说找他借火,Mercer知道他又要做好吃的了,于是就慷慨的把火借给了他。不过,Mercer还是有一个小小的问号。

“哥,这几条狼腿你在哪里买的啊?”Mercer表示有点疑惑。

“哦,那是Setrick的。”TIM继续烤着狼腿,说道。

“什什什么?”Mercer表示震惊(震撼魔龙一整年)

“哦对了,话说我还想做一道咕佬肉”狼肉在烤架上翻滚着,肉香四溢:“但是我没有肉了,狼肉又太腥。”

“那怎么办……”Mercer突然看见RIM正在看他,便咽了咽口水,说道:“你不会要我的吧?”

“也不能是龙肉,”TIM思索到:“要那种很嫩的肉才行。”(Mercer松了一口气)

“那怎么办呢?”Mercer看着TIM:“问题是哪种肉才算得上嫩呢?”

这时,一位播音机小姐从外面路过。这似曾相识感觉。

机会又来了。

【播音机X食材】

今天是个好日子,由于酒馆的酒昨天运得少,再加上喝酒的人本来酒量就大,所以今天上午酒就卖完了。领班看了看我们无精打采的样子,挥挥手,说道:“算了,今天你们休息吧,刚才定的酒听说明天才到货。”

这可真是太棒了!至少我来到餐馆前是这么想的。离开酒馆,我掏出手机,看看中午去哪里吃。然后,我看到了一条很具有诱惑性的广告。

小城东城区新餐馆开放!全场菜品低至9.8折!

哇!9.8折!这怕是我在小城见到过最挥泪的降价了。于是,我拽紧了我的手机,克服了有可能会排队的惧怕感,向东城区冲去。

然后……我看到那家店似乎只有一桌人。

搞什么搞什么我内心里充满着问号,然后,我看到了TIM,这个人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应该是厨房里的主厨吧。但是,我怎么记得他之前是黑手党的党员来着……算了,吃饭要紧。

TIM似乎有点笑意,但不是慈善的笑,而是猎人捕捉到猎物的笑,这让我瞬间有点胆寒。

“啊……我是来吃饭的。”看上去这个人不怎么说话,我就先说了。

“好的,”TIM这个人说起话来干巴巴的,听上去有点不舒服:“今天我们吃狼肉和咕佬肉。”

狼肉?这个好像以前没有接触过,但是听说狼肉性温,算是补品了。这些天我天天工作,都要累垮了。看来我是得吃些狼肉了。但是咕佬肉我倒是没有听说过。

“那个……咕佬肉是什么啊?”我问道,TIM打量着我,说:“也是一道菜肴,里面有凤梨,还有肉,所以热量不会很高,是比较推荐的一道菜。”

看来这家店真的挺不错的,最近我想减减肥,吃这个肉再合适不过了。

“那好,我点一份……”我看着TIM他还是在看着我,就问到:“很贵吗?”

“不贵,这次是免费的……”我本来要芜湖一声,但是被他打断了:“但是我还是需要一点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正当我表示疑问的时候,我看见了餐桌上的Setrick,他似乎……在用法杖修补自己的腿……

等等,似乎有什么不对,厨房里似乎除了烤肉就没有再煮东西了。Setrick,吃狼肉,餐馆……播音机,吃咕佬肉,餐馆……

淦!他们不会吃我吧。

就在这时,Caspar和Mercer走了过来:“小姐这边请。”他们的手伸的方向是厨房。我正想跑,突然一根飞针扎中了我的脖颈,那是催眠针。

Ayrde放下了自己的左臂,上面的飞针发射器还冒着烟。

“啊…看起来又坏掉了…”

晕过去前,我有点后悔去贪这个小便宜了。

【TIMX准备就绪】

TIM看着倒地的播音机,说道:“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然后他把波音机的脚砍了,整个过程充满了科尔和Caspar的尖叫声。

TIM有些不耐烦了,说道:“瞎嚷嚷什么?习惯了就好了。”

问题是这怎么习惯啊????

【TIMX差点东西】

TIM把播音机腿上面的肉卸了,切成小块,然后盯着肉发愁。

主要是差凤梨,没有凤梨就做不成咕佬肉啊。要不要出去买……

然后,他看到了大摇大摆的正往餐馆里走的凤梨。

得来全不费工夫。

【凤梨X食材】

清冷的大街上,一个凤梨独自在人行道上滚着……

“好无聊啊,小城怎么连个游乐场都没有,前几天公司被404宿舍拿斧头那个家伙给改了,今天又不知道是多少次被从不知道什么鬼地方的人掉下来压扁,我都怀疑这是个模因了,阿西吧”

“咕咕咕~”

“肚子饿了,去找家餐馆吃饭吧。”

小城东城区新餐馆开放!全场菜品低至9.8折!

“草,这什么鬼折扣,转念一想纸幻的桌子,emmm……”

“算了”

“就这家了!”

凤梨走进去一看,成天在路灯上的科尔,撒狗粮的Anzetos,因为做实验头发乱糟糟的Casper,魔龙Mercer,修复着自己右腿的Setrick,养鲯鳅的狐狸,调试着发射装置的Ayrde,还有不正经的刺客Tim拿着刀在厨房切着什么,看起来是只人形生物

“卧槽,这么多人,你们这,刚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情?是不是安泽和科尔ghs

“当然没”狐狸说

“对了,你是来吃狼肉的吗?”Casper说

"狼肉?"看着修复着腿的Setrick,凤梨似乎想到了什么,再看看自己———个凤梨,可以改变味道的凤梨,死不了的凤梨

“卧槽!我*%&##%*”凤梨正准备跑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哦!”刚刚注意到这的并快速来到凤梨身边的Tim一脸坏笑地说道

其他人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齐刷刷的看过来

“嘿嘿,你又不是没被吃过,来,过来van啊~”

Tim一把抓起凤梨,走向厨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

只听见菜刀的切割声

要想练功,必先自宫!(bushi

试试就逝世,去试就去势!

去了势,更强大!

【WellsX食客】

Wells放下了手上的报纸,轻轻的折了起来。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没有伊维戈的人,没有该死的城主,只有薄薄的报纸和香浓的咖啡。Wells看了看表,现在应该到饭点了。他默默拿起了手机,简单的看了看美食广告。

小城东城区新餐馆开放!全场菜品低至9.8折!

有点意思。

这个餐馆的老板看上去人畜无害,实际上已经多次在私下找Wells买武器了,这个人十分可疑。不过,黑手党本来就需要一些资金,只要保持警惕,这个老板就奈何不了他。Wells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戴上了自己的黑手套。他打算去那个餐馆吃个饭。

什么?你怕Wells被他们绑架?天真,当时伊维戈家族请他的时候他都去了,这个老板算得了什么?不过是棋盘上的一颗有利的棋子罢了。

Wells就这样一路走到餐馆,然后……他看到了正在削凤梨的TIM。

Wells:……

“啊!!!啊!!!”风在吼,马在叫,凤梨在狂啸。

“MD你别动!”TIM似乎也有点着急:“再切一刀!再切一刀!”

“WDNMD你直接切你说痛不痛!”凤梨刚长回来的身体又被TIM一刀切了下去,凤梨汁四溅,场面一度血腥。“为什么不给我打麻药??!”

“你不是凤梨之主吗?”TIM一刀接一刀:“再说只切这么点,你就忍着吧。”

“咳……咳”Wells轻轻的咳了一下,TIM看到Wells,手上的刀立刻就停了下来,歪了歪头:“老大。”

“你怎么在这儿?”Wells说道,感觉空气中的水分子都凝结在一起了:“这里不应该是另外一个人的吗?”他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不可侵犯的威严。

“那个……今天早上我想亲自做点吃的,于是就……”TIM的声音明显变小了。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后背。

“于是就??”Wells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那种渗人的寒意,却是愈来愈浓,感觉要将整个小城给冻住。

“就……我就让他不要做了。”TIM说完,陷入了沉默。

Wells看着TIM,自己也在默默的思考,突然,他的手机震了一下,一条信息出现在手机上面。

教父,那个老板明天约你在西城区见面

沉默。

过了良久,Wells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正好我也饿了,就也来蹭一顿吧。”

“欸?”TIM愣了一下,“啊……哦……哦,那老大您先进去坐回,我马上做好。”

“嗯,好。”Wells点了点头。走出了后厨,挑了条沙发椅坐下。“

【TIMX厨艺】

终于,该有的材料都有了。

TIM看着狼腿,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油脂。这种烤出来的狼肉,香而不柴,油而不腥。狼肉散发出来的味道,是浓厚的肉香味,之前的腥味早已荡然无存。TIM慢慢地转烤着狼腿,狼腿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那是油脂发出来的最美妙的声音。有一些狼腿的酱料已经烤出来了,正一滴滴的再往下掉。TIM又在狼腿上放了一把葱花和香菜,让植物的清香慢慢的与肉香融合在一起。

做完这件事,TIM转身去摆弄另外一团肉,那是播音机的肉,经过处理,变成了小肉块。TIM把肉放在面粉里一裹,便化作优雅的白色,夹杂着些许红色。再放到热油锅里一炸,便是有滋滋滋之声响彻不绝。肉在油锅中翻滚着,变成了地道的金黄色,浓郁的香味从中弥漫,撩动人的味觉。炸了一会儿后,TIM将肉块慢慢舀出,把之前准备好的调料放入锅中,一勺番茄酱,一点米醋,一勺酱油和一小勺糖融合起来,就是一种暗红色,带有些许黄色,是最诱人的颜色。等到调料已经变得粘稠的时候,便就是凤梨和肉的主场了。汤汁咕噜咕噜的响着,凤梨和肉在锅里缓缓地打着转。最后,当TIM把刚做好的咕佬肉盛出来时,狼腿也烤好了(Mercer:辛亏我会一些厨艺)

接下来,便是盛上桌子的时候了。

【全员X品尝】

这恐怕是小城最盛大的聚餐之一了。

当TIM,Mercer,Caspar将做好的肉端出来时,就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

是的,没有什么比不过大块大块做好了的肉更值得快乐了。肉刚出炉,香气四溢,撩动着每一个人的味蕾。当菜摆上桌后,盛大的宴会就开始了。

TIM坐在一旁,说道:“大家开吃吧,都等了好久了。”

十双筷子一起出动,去向了他们该去的地方。

TIM夹了一大块狼肉,放进自己的碗里,轻轻的咬了一口,慢慢感受那股酱料在他口中的轻轻碰撞。

Setrick用刀切了一大块狼肉,放进自己的盘子里,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口,才发现自己的肉原来这么好吃。

Anzetos优雅的加了一块咕佬肉,放进了科尔的嘴里。

众人:…我们酸透了。

Ayrde夹了一口凤梨,吃了下去,那口凤梨在他的嘴里被细细切碎。这使得凤梨大吃一惊,于是决定吃口狼肉压压惊。

Mercer和Caspar则是细细的品味咕佬肉,确实那种酸酸甜甜的酱汁太下饭了(这段时间TIM顺便蒸了点饭,这才是细心的杀手)

狐狸切了块狼肉,喂进了鲯鳅的嘴里。

鲯鳅:好吃,LZ还要!

狐狸:再说脏话我就让你成为今天的第三道菜!

鲯鳅:……

播音机不敢吃自己的肉,只好拿着狼肉细细咀嚼……

Wells则是慢慢的卸下了一块狼肉,十分有风度。

TIM微微一笑,小城好久都没有这样安宁过了。哪怕是在任何一条平行线上,都渴望这种安静吧。

(希望无论是小城里还是在聊天群里大家都能和和睦睦的,这样才是我们大家所爱的小城)

TIM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凤梨打断了。

“喂喂!这顿饭太硬了!不喝点饮料怎么咽的下啊?”凤梨抱怨道。

“那就得找个机会了。”TIM说话依旧有些冷冷的。

众人将眼光齐刷刷看向凤梨。

凤梨:“啊?看我干什么?”

TIM:“你不就是那个机会吗?”

Setrick表示疑惑:“凤梨能榨出汁吗?

Anzetos摸了摸科尔的头,说道:“当然可以啊,因为凤梨丰富又多汁啊。”

Ayrde说道:“话说回来,我还没尝过凤梨汁。”

狐狸则说:“我尝过!味道酸酸甜甜的,下狼肉一定会很香。”

鲯鳅:“我现在渴极了,把凤梨汁给爷呈上来!”

狐狸默默的把弩对准鲯鳅。

鲯鳅:“……对不起。”

Caspar:来!我们把凤梨切了!

Mercer拿出自己的刀:“我这把魔龙刀,切凤梨再合适不过了。”

播音机说道:“听说喝凤梨汁可以美颜呢!”

凤梨把求生的眼光投向Wells。

Wells:我同意。

凤梨带了个寒颤。众人一拥而上,围住凤梨。

凤梨:你们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城某餐馆里,传来了凤梨的惨叫声,极为惨烈。吸引了一大波路人前来驻足观看。

欢迎下次来到万物皆可烹!

(完)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