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两道:拜访格里芬侯爵
评分: +3+x

小城纪元575/11/17 - 20:35 - 布瑞特黑手党

“老大,刚才那个女的是谁啊?长得蛮漂亮…”“闭嘴,没看到我正在思考问题吗。”“哦哦,是。”

Wells指责着那个花痴的门卫,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小城的政区地图。尽管搜集情报这事他们比较在行,但这次的战争规模太大了。原本在和平年代就得傍着城邦政府,现在好了,不仅靠山没了还得给对面的人干活,好日子真是到头了。

“把灯打开。”“是。”TIM按下开关,天花板上的吊灯照亮了整个办公室。Wells从抽屉的那一堆乱糟糟的文件里找到一封信——那是几个月前威廉的远亲寄给她的,但Wells不小心拆开看了看然后就忘记还给威廉了。信封是红色的,上面有个狐狸脑袋形状的烫金印章。“说起来我之前一直没在意这信里的内容,那个什么侯爵公爵的说不定和共和城邦有点瓜葛…咱们可以去调查一下。”

TIM拿起信封端详起来,“侯爵?不会是皇室的吧…威廉姐还有皇室的亲戚?”“不早了,洗洗睡吧,明天再说。”Wells把信折好放回了信封里,“回头记得把信还给威廉,我健忘这档子事你是最清楚的。”“欧了。”


小城纪元575/11/18 - 7:29 - 东南城区,Honorable rich town

一辆奔驰牌老爷车缓慢驶来,停在了一个巨大的大理石门前。大门两旁有两只大理石雕刻的狐狸,整个镇子都被铁栅栏围了起来,只有这个大门能进入这个贵族小镇。Wells扯紧手套,戴好帽子,拿破抹布擦了擦皮鞋上的灰尘,以一种优雅的姿态从车里出来。

“HRT,处在小城城主府庇护下的皇室成员聚集地,他们的家族历史已经延续了近两百年,是现在的合法贵族,并且…”“打住打住打住,我们只是来问点事,不是来考古的。”Wells拿出手抓饼堵住了TIM的嘴,“都什么年代了,这种封建性质的东西竟然还有,啧啧…”

TIM慢口咀嚼着加了双份火腿的饼,“这当然有原因啊,这种贵族都很有钱的,只要拿出一些来买个政府的保护费就行了。”

“真是有钱任性啊。快吃,吃完好赶路。”Wells回忆着信中写的地址,“红色房顶的公寓,16号…”


“叮咚~”Wells按响了门铃。

过了十几秒后才有人来开门。

“谁呀?”
“我是威廉的…朋友。”Wells本来想说别的,但他哽咽了。

门开了,但走出来的是一个长着狼耳朵的男孩。

“靠,我还以为这里是狐狸聚集地呢。”TIM弯下腰和他保持同样的高度,“你好,我们来找住在这里的侯爵先生。”

“啊…明白了,你们是来找格里芬先生的吧。他整天呆在书房里,很少见客人的,要不你们先进来,等我和格里芬先生说一下吧。”“好,谢了。”

客厅装修的比较豪华,石英墙柱上挂着红色的十字军旗帜,墙上也挂满了名画和各种刀剑。尽管不经常接待客人,客厅的规模也能容纳好几十个人。Wells和TIM站在门口的地毯上抖了抖鞋底的灰尘,走到一张真皮沙发边坐下。那个男孩进入书房后不过一会儿,格里芬就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两位贵客,欢迎来到我的家。”“您就是格里芬侯爵吧。”Wells和TIM连忙站了起来,格里芬示意他俩坐下。

“是的,我就是格里芬。听Setrick说你俩是威廉的朋友,我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们了。”格里芬仔细打量着Wells的样子,“但为什么她没来呢…”

TIM解释道:“是这样的,格里芬先生,威廉她现在在北城区办事,您给她寄过的那封信也是我们收到的,现在正在寄往威廉那边。”格里芬正在给他俩倒茶,听到这里不由得叹气。“唉,东城的交通也太落后了,一封信竟然寄了六个月才到…不过你们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Wells小声嘀咕着:“咱们在这个设定里是不是还没发明出电话来呢?”TIM也凑过头去:“那也不对啊,我们连枪都有了,怎么可能没有电话…”“依我看是这个镇子还活在中世纪帝国荣耀的梦里呢。”

“哦对了,格里芬先生,我想问一下关于威廉的一些事。”Wells正经了起来,“她说威廉这个名字是她小时候所在的那个孤儿院的老师给她起的名字,但为什么您也知道她这个名字?”

“嗯……其实那个孤儿院是我的父亲建立的。他是十二联合的成员,因为不满当时的城主府的一些违反人道主义的行为,他建立了孤儿院来保护这些因为战乱而无家可归的孩子。后来发现威廉的父母是我们狄克斯家族成员,她自然也就是我们的皇室家族成员。威廉是她父亲的名字,我父亲给她起名叫威廉,是希望她能代替她父亲的位置回到我们中间。理应继承爵位和财产的她,却因为一次事故被几个雇佣兵给抓走了,我们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也没能查到她的下落…不过在那次事件后我看到了一次大事件的报纸,报纸上的一张照片照到了威廉,这让我又重拾信心去寻找她,才联系到了你们。”

“好家伙,狄克斯不是海盗吗,怎么还成了王族?” Wells小声嘀咕着。
格里芬侯爵又叹了口气,“那所古老的孤儿院也因为威廉的失踪而被烧毁了,之后几年又出现了Jason事件…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十二联合和城主府积怨已久产生的决裂,政权迅速分散,我父亲也在几个月前被认为是反叛军…秘密处死了。”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