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宿舍四人组的怨种日常(1)
评分: +4+x

“欢迎开启大学生活!”

卡莉站在新宿舍的门前,略带疑惑地读出了门上大大的一行文字,嘴角却露出了微笑,心里想着这大概是来得比较早的的舍友们写的标示。她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新舍友们真的好温暖……

……个鬼啊!

卡莉几乎是刚踏进宿舍的门槛,就差点被地上胡乱摊着的大箱子绊倒。虽说卡莉反应甚为迅速,不至于在新学期第一天就被迫参观参观校医院,但是膝盖与箱子厚重的外壳亲密接触的那一下还是疼得她咧开了嘴。

“我的天!真是不好意思——”卡莉听着连忙道歉的“新舍友”颇为熟悉的声音,顾不上疼痛的膝盖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了她大一时的那位人品无可挑剔、待人热情至极,虽然有时候有点大缺大德但是心地单纯得能把人惹恼的好友——克莱尔·米勒。而对方几乎是欢呼着跑来迎接她,棕色的鬈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如此刻主人的心情一般明媚。说老实话,卡莉是很喜欢她的这位老朋友的,只不过像这种自带社交光环的女生常常因为自来熟而使她感到某种不适——这当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克莱尔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要说,毕竟也只隔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没有见面。卡莉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胳膊便被使劲地拽了一把,脚下因为突然的移动又险些跌倒。被扯着转过一个角来,卡莉这才得以把目光放在宿舍里另外两位舍友身上——

她们似乎是很早之前就来了,现在甚至正坐在联谊室的长桌子旁闲聊——要知道,大部分新生的首要目标当然是熟悉熟悉校园的地形和各种乱七八糟的路线。此举的目的大概是为了满足自己对于新校园的好奇心,也可能是想赶快找到从教室先发制人冲向食堂的最佳方案……

卡莉尽管平日里不爱出门,同学喊着出去玩也是能推就推,但是她在这个时候也是很想看看这个校园的。可是看看眼前的这两个新舍友,东西已经收拾得井井有条,而且看上去甚至已经聊了一会的样子……

难道是有天生不会迷路的神仙天赋?卡莉暗自佩服的同时也默默地祈祷着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

“Hi——”其中一位新舍友的问好声打断了卡莉的无脑联想,同时也使卡莉的大脑“嗡”的一声。

嘶,麻烦了。

众所周知,只要社恐患者敢于首先开口问好,那么事情便如顺水推舟一般简单。然而,让他们回答别人的问好,棘手程度堪比理科生面对政治论述题。卡莉虽然不算是24k纯社恐,但也只是勉强抬起手摆了摆,嘴角挂上一丝微笑。

“怎么了你?跟个邦邦一样。”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的克莱尔笑着推了她一把,同时向新舍友投去一个“我朋友有点社恐,不好意思”的目光,对方立刻心领神会点了点头。

这家伙真是一点都没变,卡莉心想,还是一样社牛。

接下来基本全靠了克莱尔多年连出的社交技巧,让卡莉和两位新舍友混了个脸熟。卡莉此时甚至感到自己不由自主地感激起了这位平时让她颇为头疼的社交悍匪,毕竟是人家帮忙带路去礼堂,人家在整个宿舍一起参观校园时不停地创造话题防止冷场,人家帮我拎了一下行李箱……

提到行李箱,卡莉感到膝盖处又一次隐隐作痛。其实除了膝盖上摔青的痕迹之外,卡莉对于这几位舍友的满意度几乎达到了顶峰:两位新认识的舍友外貌似乎比较相像,但是性格包括举止行为之间的差别还是蛮大的,这让轻微脸盲的卡莉辨认起来至少是毫无难度可言;其中一位的腰间似乎总是别着一个类似收音机一样的东西,而另一位首先吸引到她的是对方异色的眼睛,以及沉稳的气质。二位在卡莉实在是再完美不过的舍友了。

不得不说,新宿舍真是温馨极了。


在图书馆阅览室靠近窗户的一个角落里,卡莉正坐在——哦不,瘫在椅子上恢复精力。阅览室的椅子自然不会很舒服,卡莉选择这个姿势单纯是由于自己实在是筋疲力竭了。看着对面坐着的活跃了一下午并且不断地交际的好舍友克莱尔,她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绝对是社交巨佬。不能有别的解释了。

鬼知道这一下午对面那家伙干了多少事情!光是应付那些接踵而至的社团招新的鬼传单,卡莉就已经头疼不已。并不是她不想参加什么社团活动,而是他们实在是过于热情了——无时无刻都有至少三个人在你耳旁絮絮叨叨地介绍他们社团如何如何。

什么社交牛杂症啊你们怎么开心怎么玩去吧,反正卡莉是招架不住的头疼。

最后还是那位作为新生负责人的学长好意地提醒了她:作为以理科第三名这样的成绩进校的新生,怎么也得发挥一下特长吧?

卡莉闻言,认为甚有道理,于是花时间仔仔细细地浏览了一遍厚厚的一沓社团表单,最后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指着“计算机技术”一栏宣布:“就它了!”

而她的这位巨佬舍友,则完全没有出现与之相似的状况——

自己舍友选了什么社团,卡莉是不甚在意的,但是仅用了一下午时间就报名并成功入选广播站播音员,而且还迅速地与现任广播站站长大人搞好关系,半小时前还被自己亲眼看到两人有说有笑情同兄弟,更别提交了那么多朋友现在还有精力看小说……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社交巨佬。

简直是人间杀器。

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生来不同的地方吧,卡莉心想。不论怎么说,克莱尔还是很适合去广播站的。除去社交牛杂的属性之外,她的声音还是很好听。可能会令人有点意外的是,克莱拉的声音并不像那张脸看上去那么甜美,而是略微有些低沉的那种悦耳,伴随着时常因欣喜而上扬的欢快语调——不得不说,大概正是广播站需要的。卡莉在椅子上略微侧了侧身子,换了一个不会硌到自己的姿势,又开始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广播站活动应该蛮多的吧?希望这位好朋友不会把自己拖进去——回想起之前自己参加聚会的惨痛经历,那漫天飞舞扎的自己脑壳疼的颜色和图形,卡莉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但她的思考并没有延续很长时间。在卡莉思考的罅隙之中,似乎听到了克莱尔说了一句——什么来着?似乎是又要去和什么人聊天交谈吗?

卡莉的大脑立刻清醒了大半,内心社恐发作的警报猛然拉响;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就被一把扯走,只听到克莱尔的声音:

“怕什么啊?舍友们聚一聚,就是茶话会而已嘛!”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