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
评分: +1+x

清晨,北境森林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Setrick刚享受完自己的早餐,门铃就不可遏制的响了起来。

“来了来了是谁……TIM?”Setrick打开了房门,一位疲惫的黑发男子落入他的眼帘,汗水也湿透了他的后背。Setrick向TIM后面望了望,确认了无人跟踪后,才把他迎了进来。一旁正在喝橙汁的Nilnia扭头一看,手上的杯子瞬间掉了下去。

“哐当!”

“小奈,给你师傅倒杯水。”Setrick一边吩咐着Nilnia,一边让TIM坐在自己的皮沙发上:“怎么回事,是出了新的任……”

TIM抬手打断了他,另一只手扶住自己的额头。他叹了口气,缓缓说到:“教父……死了。”

“哦……啊?!”Setrick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盯着TIM的脸,希望这一切只是个玩笑。

拥有接近光速前行能力,黑手党的老大,玩弄伊维戈组织于股掌的人。

哈尔森威尔斯,死了?

“这……这说不通啊。”Setrick冷静的梳理着脉络:“教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人暗算的,你不是在他的旁边担任保镖吗?”

听到这句话,TIM的头埋得更深了:“不……是病毒,你听我说,”TIM深吸一口气:“这个病毒潜伏得太好了,教父一开始感染了病毒,症状都很轻微,大家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就只让教父吃了一些感冒药。结果……”

“问题不在这。”Setrick打断了TIM,“为什么不第一时间过来找我?”

“没用的,Soil的医疗舱可以起到一样的效果,但是毒素扩散得太快了,就连克隆体这一方式也无法治愈他。”TIM摇了摇头:“你只是一位普通的法术医疗者,怎么可能救得了……”

Setrick一言不发,一旁的Nilnia刚好把水端了上来,见自己的师傅和大哥都情绪低落,问到:“出什么事了吗?”

TIM抬起头,给自己徒弟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没事,帮派的事,现在你没必要知道。”

Nilnia还想说什么,Setrick在一旁补充道:“小奈,这些事情涉及机密,先回你的房间吧。”

待Nilnia回去后,Setrick站起身,从一旁的楼梯走了上去。不一会儿他就提着鲯鳅走了下来,另一只手提着一把刀。

鲯鳅:MD你个大臭狼你要干什么……啊!

捕猎刀狠狠的命中了鲯鳅的心脏,鲯鳅嘴里吐出蓝绿色的血液,但是……

它没有死。

心脏依旧不屈的搏动着,鱼眼愤怒的盯着Setrick,嘴巴上念念有词,但是它依旧活着,没有死。

“之前去救Nilnia的时候,我并不是让那个残党身上毒药的毒性消失,我是能做到真正的不死。”Setrick盯着TIM震惊的瞳孔,小声说道:“我已经给你说过了,我是真的可以做到永生,真正意义上的不死。”

“所以为什么,当时你没有向我寻求帮助?”

TIM抓头的手骤然抓紧,随即狠狠的敲在了鲯鳅的头上,鲯鳅没了反应,除了它的鱼鳍依旧在有节奏的摆动。

“逝者已逝,生者则还要继续前进。”Setrick站了起来:“教父死了,我也没有能力救活。但是我们可以调查死因,对吧?这个世界上没有凭空而现的强致死性病毒。”

TIM也站了起来,看了看茶桌上的鲯鳅,从旁边抽了张纸来擦干净自己沾满血液的手。

“你去找教皇吧。”

“教皇?”

“你也是黑手党的成员,虽然地位较低,但是你的这个法术可以减缓伤亡。”TIM走向大门,沉重的说到:“走吧。”

……

威廉狠狠的将自己手中的杯子扔到了地上,她的怒火像杯子的碎片一样弹开:“为什么你现在才说!”

“塞特里克.荷尔斯,你身为黑手党的一员,为什么没有在教父生命垂危之时没有赶回来进行救治!”

TIM在旁边吸了口气,诚恳的说到:“陛下,Setrick作为在黑手党边境成员,他的信息会比较闭塞,而且关于黑手党的信息一般是由我带给的。”

“那你呢?”威廉的怒气一部分转移到TIM身上:“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他?!”

TIM沉默不语,低下了头,威廉也吞了吞口水,长叹一口气。

那段时间,除了Soil在医疗舱旁救治Wells外,还有一个人。

一个被Wells给过两次七年刑罚的人。

“去和Soil会面,”威廉先冷静了下来:“快速研发相关的疫苗并救治患者,将功补过。”

“是。”Setrick用右手抚左胸,退了下去。

……

Soil叹了口气:“没想到你这只小狼崽子会过来。”

“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Setrick跟着叹了口气:“而且这次我也只是尽我应尽的义务罢了。”

Setrick喝了口冲好的咖啡,抬头望向阴云密布的窗外。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