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剑
评分: +6+x

00:49,子时。
如果有人此时从天空俯瞰小城,就会发现小城的夜晚是如此的静谧。
在一整天的忙碌之后,整座小城都入眠了,发出有节奏的、轻微的鼾声。
除了苏卡不列旅馆B205号房的屋顶。
极目远眺,红色的火光忽明忽暗,飘摇不定。亮的时候,整个屋顶都被染成了橘红色,美得如夕阳下的梧桐叶。
仔细看时,一个少年蹲坐在高炉旁边,望着跳动的火焰出神。
时不时地,少年还会压一压手边的热风炉,为高炉增温。
在火光的映衬下,他的身影显得格外渺小。


01:40,丑时。
一整炉颜色像熔岩一样的铁水,带着跳动的火花和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从出料口流了出来。
“不急……温度太高了……先等一会在继续。”炉旁的Exile Dreemurr放下手中的热风炉柄,自言自语道。
1700度的铁水啊,把寒冬的屋顶变得如炎炎夏日。


01:52,丑时。
“873度。”Exile读着温度表,按下手边的一个按钮,“看来差不多了。”
人工智能开始自动渗碳,这些人类要费时费力才能达到的工作在人工智能看来易如反掌。
“果然……时代……还是变了吗……”


02:03,丑时。
经过了渗碳工艺的铁水一部分流入Exile Dreemurr早就准备好的模具里,另一部分储存起来,以备下次使用。
不一会,一柄红光闪闪的长条状固体被他用铁钳夹出来,放在一旁的铁砧上。
紧靠在铁砧旁的铁锤似乎回忆起了自己在很久以前曾经和主人度过的那段时光,开始微微颤动,发出微弱的紫光。
“好好好,这就用你,我亲爱的老伙计。”Exile咧开嘴笑道,“你看看你,跟以前一样,还是一个急性子。”
手起,运气,锤落。每一击,都打在精确的位置。
重复而又不干燥乏味的工作,只有做过上百万遍的人才能领会到其中的精髓,将每个动作都牢记于心。


02:25,丑时。
经过了近20分钟的捶打,铁砧上的铁条终于有了剑的模样:修长,秀气,而又不失坚毅。
普通捶打结束了,接下来要先做一个铺垫——折叠锻打。
Zhou取出两片钢片,接过机械臂递来的横刀,长舒一口气。
横刀切下,铁锤紧随其后,迅速地捶打,塑形,折叠。不久后,Exile又把折叠完毕的部分放进熔炉内对其加热,很快,原来暗红色的钢铁被灼烧的红的发亮,有要熔化的趋势。取出钢片,重新放在铁砧上,横刀,捶打,塑形,折叠……随着次数的增多,折叠好的部分紧密地挤在一起,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最终,在第20次折叠后,钢片的表面形成了一种奇异的花纹,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Exile将毅力的力量召唤出来,向其注入。闪亮的花纹上逐渐覆盖上一层紫色,发着幽幽的光,在黑夜中看起来颇为奇异。
紫光闪烁着,不断调整着花纹的样式,使之更加流畅,自然。
“这便是‘钢花’了。”Exile将毅力的力量收回,说道。
20次折叠,看似普通,实则铸就了三万两千层形态各异的钢花。每一锤的落下,都在这两件工艺品上留下了独属于自己的痕迹。
一柄没有经过好的折叠锻打的钢片,终生也只能作为一片普通的钢片而埋没。


03:31,寅时。
两只机械臂精确的将两片钢片紧密贴合在没开锋的钝剑两侧。
柔韧的剑心,坚硬的钢片,两者在一起放入一千三百度高温的炉火中,不知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隔着炉窗,能看见扭曲的空气背后,三块金属逐渐变红,软化。
炽热的炉膛里,跳动着一颗炽热的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三铁归一。
现在的剑,刚柔并济。


04:02,寅时。
经过了复合夹钢,剑身表面躁动的符文逐渐平静下来,那些放荡不羁的线条变得平静柔和,含蓄而内敛。当然,这只是用来隐藏杀气的假象,当他的主人需要他履行职责时,这柄剑的狰狞面目便会重新显露。
然而,显而易见的,如此钝的锋芒劈不开任何硬物。
“接下来是刨锉。”Exile想到。
精雕工具从袖口中抽出,刃片飞舞。
削去冗余的废铁,它们只会拖累剑的挥动速度。
削去不必要的装饰,雍容华贵不是剑的本职工作。
削去薄厚不均的部分,不能仅因部分的过错而毁了整体。
毕竟,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剑身在工具上摩擦,一遍,一遍,又一遍……
火花迸出。部分利益的牺牲是成就整体利益所必须的。
它们生来就是为此。
是的,铸剑是一个残酷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冗余的废料从剑身上脱落,跌落到路边的下水道里,从此无人问津。


05:03,卯时。
寒光闪烁。
明亮而柔和的月光经过这把半成品的转化,变得凛冽而决绝。
现在的剑,已经有了轻轻一挥便能取人首级的强大力量。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
“那么,让我们现在开始淬火。”Exile Dreemurr一边看着熔炉的温度表,一边说道。
温度表的指针左右晃动,很不稳定。Exile细致地调节着火温,缓慢地往炉内送风。
“755度,剑身入炉。”隔着玻璃都能感到里面的炙热扑面而来。
就在这时,天空中缓缓地飘落下几片雪花,给整个小城的上空染了一层白。
冰冷的雪花与炽热的炉火隔窗相望,是悲剧,亦或是幸运?


05:24,卯时。
炉门打开,热浪铺面而来,熔化了刚刚落下的雪花。
火红的剑被Exile Dreemurr取出,迅速地放入26度的水中。
白雾升腾。与落雪交织着,构成一幅奇异的图景。
但此时的Exile Dreemurr没有心情欣赏这种美景,而是盯着冷水看。
在迅速升腾的蒸汽中,有什么白色物质正盘旋着,环绕着这柄剑,越来越快,越来越近……最终融入其中。
“这就是南境雪原的雪水吗……”Exile揉着太阳穴,想道,“看来以后要常去南境雪原打水了。”
随着白色物质的融入,剑的纹路更加流畅,表面更加光滑。
“帮我省了不少工作呢……真好奇这是什么物质。”
雪花落在耳边,还没来得及道破天机就熔化了。


05:32,卯时。
拿出厝石,Exile把宝剑放在厝石上,用金刚砂布裹铁尺均匀摩擦。
每一次触碰,都小心翼翼。
毅力被召唤出来,用一条线缠住砂布,确保它每一次摩擦的位置都相同,力度都相等。
磨剑要的就是耐心。下手太狠,太快,剑会被刮花,甚至薄厚不均;而下手太轻,太缓,又费时费力。
莎莎的声音有规律的响着,如同催眠曲一般。


06:53,卯时。
即使是在严冬,月亮也快要落下山头,仅存的微弱月光不足以照亮大地。
然而,刚刚磨好的宝剑上仍然熠熠生辉。
闪闪发亮的宝剑,就像打了蜡一般光洁。
“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步骤了。”Exile拿出一根细小的钢钉,置于剑上,开始了钢磨。
钢钉柔和地抚摸着宝剑,用自己的身体填满了宝剑上细不可查的小凹痕。
钢钉的身体不断消散,而宝剑却更显光洁锐利。
“这……也算是一种奉献吧……”Exile想到。


07:13,辰时。
天蒙蒙亮,像被雪映白的窗户纸。
Exile Dreemurr将刚刚锻造好的宝剑放在剑架上,向着东方。
许久,旭日喷薄而出。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空气,穿过尘埃,穿过云层,穿过雾霭,照耀在宝剑上。
雪白的剑身刹那间变得橘红,微微发出金光。
宝剑上的纹路流淌着纯净的阳光,荡涤着Exile Dreemurr的心。
从背后看,一羊,一剑,皆为苏卡不列旅店屋顶上的剪影。
“今天的活忙完了……该休息了。”
楼下,人们推开房门,开始了新的一天。


“所以全城变暖跟你有很大关系对吧。”——某环保主义人士███ ██████
“你的关注点到底在哪里啊喂!!”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