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 白 红 绿 蓝 与 青》
评分: +3+x

“咳咳——!呵…呼……”

墨瑟坐在床上,努力恢复并调节着呼吸的节奏,摸索着接过黑椿递过来的湿毛巾,擦去嘴角已经略显发黑的血液。

“主人,你……”黑椿看着被血污弄脏的被单,担心地伸出手。

“不,没 没事。给我些时间,我会恢复的。”尽管看不太清,但墨瑟还是习惯性地抬起小臂挡开了黑椿伸来的手,用毛巾捂着自己的嘴,说道。

黑椿收回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去准备点吃的;一会把被子换了,主人。”

墨瑟寻声望向女孩离开的方向,将手中的毛巾翻了个面,贴在已经有些发热的面颊上,看向自己先前抬起的另一根手臂:碰到……不行,不能想——

“主人?主人??嗨?”

黑椿拿着一袋红豆面包和一盒牛奶走了过来,看着面前摇着脑袋好像不舒服的墨瑟,放下食物靠了上去,“吃的来了。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主人?”

太,太近了!

墨瑟因为沉浸在自己的脑内世界中而忘了去观察外界的情况,被突如其来的黑椿吓了一跳,他清晰地感受着身旁的气息,却因为视觉受限他只能凭借着其他感知遐想着;他的脸颊变得滚烫,险些惊叫出声。

“主人,你的脸怎么这么热?”她惊叹一声,墨瑟还没反应过来,黑椿便已将手贴到了他的额上,“这是,发烧了?”又捧住墨瑟的脑袋,将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好像确实是发烧了。没事的,主人,我让白樱再带些药回来。请好好休息,吃的就放这里了,就在柜子上。”

“嗯,你下去吧。有…有需要我再叫你。”墨瑟果断将身躯藏入被窝之中,“血污我可以自己处理的,毕竟我也要试着恢复自己的力量。”

她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收回手,点了点头:“请量力而为,有什么需要请呼叫我。”

墨瑟听着少女离开的步伐声,身子忍不住地因为羞涩而颤抖。


少女身裹大褂,行走在东区的道路上,走在路上东张西望着,似乎在躲着什么,又似乎在四处搜寻着什么。

她习惯性地冲出十字路口,又一个回马枪收了回去。借着路灯杆的反光,她发现不远处的一栋建筑有着数人看守着,还零散地停放着些许警车。那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往日里冷清与繁华并存的[落暮之鸦]

女孩在心里重新捋了一遍地图路线,如果要快捷的话,酒馆是必经之路。她正在思索着能不能绕点路,身后的亮光却预兆着不好的事情。

“啧,”白樱微微看向身后逐渐变亮的光源,那是在巡逻中的警车,“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拉拉兜帽,硬着头皮拐过了路口。好在酒馆在街对面,如果运气够好……

“那边的!大半夜干什么?!”

好的,黄历说今日不宜走警察面前绕路。

她顿住了脚步,深吸一口气,低着头来到了叫住她的人面前。

“抬手,扫描。”那人没有过多废话,要求扫描白樱碗口的市民芯片,她照做了。就在她思索着如何一脚踢翻这个家伙的脑袋然后躲过到处乱飞的无人机时,那个家伙却没有掏出扫描仪,只是将一个印章一般的东西悄悄塞到她的手中,用耳语低声说道:“伪装太差劲了,起码换一身正常点的,你这巴不得别人查你。货币系统已经改头换面了,拿着这个,里面有我的1000块钱私房钱,暂时够你们买补给了。照顾好墨瑟那个家伙,有什么需要,我们若力所能及,便会尽全力而为,白樱。这句话是我替所有警局老伙计说的。”

白樱微微抬起头,看着那个与她身高相差无几的 男生,他的两只兽耳上有着环形的齿轮状花纹,是Strick。

“狗子!搁那干什么呢?那是谁?”一个警员看向这边,喊着询问道。

“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喊我狗子!老子是狼!信不信我让你当场暴死!”Strick摆出一副厌恶与不耐烦的神态转过身,死眼盯着,和那人对喊,又像模像样地无奈地甩了甩头,“一个新来的,迷路了,我给她指好路了。”接着用难以察觉的声音轻声提醒道,“装得礼貌点,然后快点离开。药店应该还没关门,记得避开警车。”

白樱愣了一下,鞠了个躬,转身快步离开。

“嚯,你小子运气不错啊,”那人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望着离去的白樱,“妞不错,挺正。”

“死肥佬再多说一句把你心脏捏了信不信。”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说吧今晚想吃啥?我帮你带了赔罪行不?”

“羊肉串,你买单。” “行行行,喔淦。”


“走,快点。”一个警卫持着防暴钢叉,抵着Wells的后劲,推着,催促着他前进。

Wells的身上脚拷手铐束服一件不差,就差把他绑起来撂板车上推着走了。他一步一顿地走着,看了看身旁两侧的改造人,他们臂膀上的枪让他想起了些许曾经……

“Wells博士?你还好吗?”一个研究助理推了推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博士,是威廉。

“我……嘶,不太好……”Wells爬起身,摇了摇脑袋,“这两天没晒太阳有点乏力。威廉,现在什么情况?”

“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才广播好像说是什么异常突破收容了……我们来的真不是时候。”威廉扶起Wells,顶着Wells的臂膀撑起他,携着他在昏暗不定的通道内移动着。

“那可不,本来还打算今天去晒阳光浴的,现在泡汤了,咳咳——”Wells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腹,抬手一看,一抹红色出现在他的手心,“淦,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们就这样慢慢移动着,一具尸体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地上还流淌着褐色的鲜血,黑色的糊块与一些黄白色的脓液。但奇怪的是,这具尸体的周围却异常干净,似乎是死后由空间异常传送来这里的。

威廉放下Wells,准备在这具尸体上摸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却被喘气的Wells一声叫住:“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威廉转过头,同时也看见了被Wells手心微弱体光照亮的两个暗号标记。

『不要做物理接触』『迅速离开』……
地面上还有一根断掉的食指。

威廉回过头看向那具「尸体」,缓缓站起身,慢慢后退着,贴着另一面墙,牵着Wells的手,迅速离开了那里。

Wells一步一顿地走着,脚却突然扭了,他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但介于束服的原因他的脸被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身后持着钢叉的警卫愣了一下,“嘁”地哼了一声,收回钢叉,打开末端皮带圈,套在面前曾经高傲的警长的脖子上,将他勒起:“不想被憋死就快点自己站好。”

Wells并没有动弹半分,只是任由着自己的体重压迫着气管,想着:这样也——

“多余。”一旁的改造人不屑地出声道,扫开警卫,一手提着防暴钢叉,一手抓起Wells渺小的头颅将他摆正,“长官交代过你不能死,想死也不许。走!”

警卫被突如其来的巨力推开,向后退了好一段距离,他瞪了一眼那个改造人,揉了揉被拍的地方,跟了上来。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那具尸体所遮掩掉的一个暗号。

『进入平行世界』

“到了。”位于Wells左侧的改造人开口了,从特制的大号警服的口袋中取出了证件,贴在了扫描仪上,又将手指按在了一旁冒出的针尖上。

  • 身份确认,欢迎你,X-702

“走吧,享受你的日光浴,30分钟。”X-702如是说道,而位于他右侧的改造人则是用磁卡解开了Wells的束服,给他戴上了一个特制的项圈。

“爆炸项圈吗?”Wells问道,一边思索着一会在恢复能量后怎么解决这个烦人的玩意。

“是电击,蠢货,”警卫戏谑地说道,“40V,给你来一下让你直接半死不活,但不会死。”

位于右侧的改造人听了这话,转头死死地盯着那个警卫,面如死灰。

“干嘛?别告诉我这事也属于不许告诉他的名单里。”

“确实不属于,Y-892。”X-702说着,将还在适应中的Wells推进了面前的隔离室中,关上了门,隔着玻璃说道,“半个小时后会传呼你,如果过了5分钟都没有回应,高台上的自动机炮则会瞄准你。就是这样。”

…………

就在Wells信心满满准备踏出门的那一刻,他后悔了。

他最近穿过最厚的衣服就是先前的束服,现在他身着紧身体恤,而屋外寒风伶俐。

他探出头望了一眼,还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瞬间化为了死灰。

阴天,云厚到无法想象,几乎没多少阳光透下来。他根本不可能在这点时间里恢复足够的能量使自己逃跑。

好在此时,呼啸的寒风似乎感应到了往日的太阳之子 的埋怨,减轻了几分,空中的云层也稍显散去的意味。

他打着颤走了出去,而身后的门则在警卫堪称浮夸的笑声中关上了。

谁也不知道他们二人互相搀扶着在忽明忽暗的通道里走了多久,或许是几十米,有可能是几千几百米,也有可能是一整个宇宙。

在沿着墙壁上地图的疏散路线拐过第5个拐角后,他们看见了希望。特遣队的皮靴踏地与对讲机待机时的电流声,清晰又轻微。

威廉放下肩膀上的Wells,安顿了下,便疾步轻声地跑向他们。

队伍中领头的应该是队长,他很机警,还未等威廉靠近便抬起了手中的枪,一发子弹打在威廉脚前的地面上,用战术手电照向她:“谁?!”

威廉吓得顿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吊牌解释道:“威廉,威廉•威尔斯,哈尔森•威尔斯博士的助理。”

队长略微放下了手中的枪械,但依旧警觉地没有靠近她,而是将手指按在自己的护目镜上,护目镜发出绿色的光,似乎在扫描或读取着什么,那是她没有见过的装备。

“保持警戒。”威廉听见那人低声这么说了一句,随后又抬起了手中的枪,“数据库里没有这个名字,也没有什么哈尔森•威尔斯。把手举起来,否则我们会进行一级火力打击。”

威廉一脸疑惑与震惊,但她还是照做了:“真,真的,威尔斯博士就在前面!他受伤了,在流血。”

一个位于后方的队员走上前用手铐拷住了威廉的手腕。一直在队长旁边的一个人出声了,带着沉重的呼吸器声:“塔洛,她没有说谎,我的生命探测仪显示前方有一个微弱的生命信号。”他顿了一下,“但结构扫描显示,前面是死路。”

队长塔洛侧过头:“卡尔,你觉得是空间异常?”

卡尔也看过来:“别忘了麦尔肯 他为什么要「我们」陪Zate-9来这里。不可能单单是测试武器,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他可是这方面最有天赋的博士最骄傲的学徒。”

…………

“诸葛瑾博士吗?一个好消息——”一个男人看了看一旁被讯问的一个女人,又看着眼前挂着点滴昏迷不醒的「Wells」博士,打通了电话,心情激动,“试验成功了!”

Wells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对他而言没有比太阳光更好的补给了,他在地下快发霉的身板此刻也重新焕发了生机。

“先生,她说的没错,目标的生命安定指数正在上升,”侍卫看着荧幕上的数值说道,“我建议把放风加到日程中,这或许可以让 松口。”

“你的意思是要我冒着这家伙越狱的风险去套那个女人的话?”唐宁看着眼前的数据,死死地瞪了一眼那个侍卫,“警告一次,再有下次,你知道的。”

侍卫略显慌张,但很快站直后俯首说道:“明白。”

“长官,物资整备好了。”

唐宁又抬头看了一眼荧幕,转过身:“走,按原计划行事。”

“博士,那他们两个怎么办?他们不属于这个时空,所以他们的细胞都已经开始了……不明症状的裂解。”

“可以锁定他们来的时空吗?做完记忆删除就送回去,记得做点伤。”

Wells深吸两口气,做了个深蹲,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缓缓眨了个眼。

随即,便一下子蹦了出去。他要想办法加速,不能转弯,他要离开那里。

脖子上的项圈立刻启动了,电流使他的大脑闪过一片空白,而就是这个刹那,他输了。

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他的眼前,他那被速度卷起的气浪掀开了他的领角而露出了他的铭牌,「X-702」:“我讨厌加活。”

随即,他便失去了意识,与一颗门牙。

“对了博士,来看看这个,我熬了三个月的作品。来,打个招呼。”

“你好,诸葛瑾博士……”

“我的代号是:Omega,请多指教。”


“我跟那个傻逼,好像早就见过啊,呵——”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