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程
评分: +2+x

“你打算怎么做呢?”虚无之中,一位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黑发少女向我问到,“还是逃避吗?”她在远处,而她的声音却十分清晰,就像她在我身边一样……

她消失了,只留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我……

“啊!”我惊叫着突然做起,我尝试着睁开眼睛,但却被一股刺眼的强光所阻止,手条件反射般地瞬间遮住了眼睛。我连忙把眼睛向旁边的暗处转移,待逐渐适应后,我将视线移向了强光的源头。

那是一个火堆,木棍不规则地堆叠在了其的底部,木棍靠近火的一端散落着斑驳的焦痕,火星不时地从其中溅出。火焰散射出的光芒,照耀在了不规则且和地板和天花板没有明显界限的墙壁上,并将其染成了明亮的橙黄色,以及,坐在一旁的,似曾相识的黑发少女。“你是……”我慌忙地问道,“连记忆也产生影响了么……”她回应道,在经过打量后,我才发现了有些许的不同。

那并不是黑发,而是一头像一样的白发。

我不禁感到有些晕厥。

“这样罢……”白发少……赫德涅斯首先打破了沉默,“你可能现在脑子里有很多问题……我来大致解释下好了。”

“你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大概是在这场暴风雪开始的时候罢,不……准确说是消失,只留下了你腰前的那玩意儿,暴风雪来了后,由于你的消失,在旅店只能等死……嗯……准确来说,就算你没有消失,由于大雪使旅店的情况产生了剧烈的转变,我们的状况也不能有任何改变。”

“因此,我在后几天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后便撤出了旅店,在那之后,在我带着你艰难地跋涉过四块城区后,我意识到,不仅是旅店,似乎是受到暴风雪的影响,这座城市里每一片有人居住的地方都产生了剧变……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待会去城里时你自然会知道的。”

“关于这段时间具体经历了什么……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

“因此,我决定,在还没查清楚情况前并为了维修你的那台播音机着想,暂时不靠近城区,随后,我找到了这里,北境森林外围的一处山洞,并决定通过打猎来维生,幸好你的工具箱内还有些能用来当武器的东西。”

“我开始尝试唤醒你……应该说是,检查播音机,可能是在之前的行程中过于匆忙了,我并未发现它不知何时已变得如此破烂不堪,到处都是锈蚀的痕迹,按键松动,仿佛一按就会散架……当然,现在也没好到哪去。”

我低头望去,发现本该银白色且闪着光泽的方形物体已盖上了红褐色的斑纹,略显深色的斑点散布于其上,表面凹凸不平,并随着我的运动不时有火花并出。

“带了工具箱确实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好歹有了可以尝试的方法,于是,在经过了不知多少次的尝试后,你总算能以这种方式暂时苏醒了。”

“那么……”我沉思了许久,“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这样……”赫德涅丝从旁边的角落里捏起一个乌黑且细长的东西,它在她的两指之中慌张地扭动着,“你现在的状态,适合摄取一些这样的节肢动物,所以……趁早吃了吧。”正说着,她将那还在她手中进行着徒劳的扭动之物向我嘴边凑了过来。

“啊……一定要吃……”我望向她的眼睛,却只看出了不容置疑的坚定,我只能望向那还充满着活力且拥有着非常灵活的长条形躯体的生物,我顿时感到了紧张…以及一种……从未感受到过的危机感……

在经历了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和对它在我的口中蠕动的触感的脑补后,我缓缓地……略带着颤抖地张开了嘴……她也配合着将其慢慢的向着嘴边凑近……

但是,预想中的触感并没有出现。

她突然转向了洞口,并迅速将手中之物向外掷出。

与其同时……洞口处一道黑色的物体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射来,我下意识将手挡在身前,当然,毫无用处,它极快地贯穿了我的身体。

我瞬间跌坐到地上,意识一片空白。

我的思维很快又重新得到了身体的控制权,我用手勉强地支撑起身体,并尝试着检查伤势。

可以说是惊讶吧,毕竟……在我眼前的,依旧是一具完好无损的身体。并不存在任何缺口。

“啊是,对了,你目前的身体情况比较特殊,可能是因为你腰上的东西有些故障的原因,你的身体可以被任何物体穿透,准确来说就是……没有实体。”赫德涅丝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洞口走去,似乎是想确认袭击者的身份。

我顺着她的方向望去,注意到洞口多出了一些突兀的呈液体喷溅状印在石壁和地上的黑色印记。

“逃掉了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赫德涅丝默默地低语道。

我向着她望了望,就好像在等待着她的指示。

“该启程了,离开这里。”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