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大劫案(高清重制)
评分: +7+x

“我也很同情你们,但我们必须要关门了。”格雷医生望了望窗外,点燃了一根烟,“政府今年在这部分的财经预算被调走了,我们没有经费,没法经营了。这里还有一些药,够吃几天的,我只能做这么多了。”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装着绿色药片的透明的自封袋,塞给桑尼。“啊,没事,没有事。”桑尼忍着眼泪说,“我比较担心你们的饭碗……”“没事的,我还可以去市中心医院应聘。他们应该会招我的。”格雷医生抽了口烟,“但愿如此吧。”

桑尼手里攥着刚刚得来的一袋药片,无精打采地走在街上。他感觉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在食品店的门前,桑尼从破了好几个洞的裤口袋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沾染了灰色污泥的黄绿色纸,“我要一袋面包和一块熏肉。”“是吗?桑尼,你小子发财了啊。”老板带着几分戏虐地说,“这里就是了。”

“嘿,我回来了。”桑尼费力地推开沉重的木门,“我今天买了一些熏肉。”“肉?肉?肉……”桑尼的妻子嘟囔着。“好吧,我们先来吃药。”桑尼掏出那袋绿色的药片,“放心吧亲爱的,它不会很苦。”在陪着患有精神疾病的妻子吃完了药后,桑尼在一扇关着的木门前停下了脚步。“妈?”桑尼敲了敲门,但没有人回应他,“妈?妈!”桑尼感到不对劲,一下子撞开了门。他母亲的脖子正被拴在天花板上的绳套里。

“估计是没救了。”擦着眼睛的医生从手术室里缓缓的走出来,“气管已经断了,就算救过来也会面临着十几种附发的疾病,生不如死。”“是啊……”桑尼陷入了沉默。“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遗书,还没有打好格式,看看吧。”医生递给桑尼一张发黄的纸。桑尼接过薄纸,

亲爱的儿子,在这么多年的生活里,我一直庆幸于我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孩子,却也愧疚于我为你们造成的负担。如今,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你白天黑夜不分地工作,赚来的钱却只够满足这一家人的基础生活需要,我只好离开这里。祝你与你的妻子过得快乐。

永远爱你的母亲,格蕾斯

“对不起伙计,我怕你看到太伤心,我撕去了一部分。它在这里。”医生拍了拍桑尼的肩膀,站起身来走向走廊的一端。桑尼没有看母亲的遗书,他满脑子都在想怎样筹备母亲葬礼所需的钱。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小城的平安夜刚刚过去,人们沉浸在圣诞节的欢乐之内。在东城区的街头,小店的门头上无一不写着“Merry Christmas”;普金斯银行的门口上,停着一辆老式轿车;大街上到处是购买礼品或者出来玩耍的人们,一时间街头上人山人海。

“然后雨水像泼像倒……”桑尼不耐烦地关掉了车里的播音器。德雷克斯随即下车,提着手提箱迈进了银行大厅。桑尼坐在车里,手里抱着一个细长的礼盒。

“是的,是的。但我们没有权限去为你办理这个手续,你需要到总部去。是,对……”经理将手里的电话筒贴近耳朵,“你说什么?”德雷克斯推开大门,从一旁的木桌上随手抄了一张邮票,来到经理面前。“你是这个银行的人?”德雷克斯掀开手提箱,端出一把不大不小的冲锋枪,“继续讲话,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经理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是啊,是啊……让我回头再打给你。”德雷克斯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经理。

桑尼抱起礼盒,推开大门,一直走到一张木桌前,将礼盒摆在了木桌上。在斟酌了三分钟后,桑尼搂上礼盒,来到银行柜台前。“您要办理……”“所有人不许动!”桑尼迅速挤烂他的礼盒,露出了一把步枪,“都趴在地上!按着我们说的做,没有人会受伤!你,就是你,把那金库给我打开,别想用你这把报警器钥匙耍花招。”桑尼一把抱过经理,顺手扔掉了一把放在办公桌上的钥匙。“哦,别担心,我知道密码。”经理四平八稳地走到金库保险门前,三下五除二便准确无误地输入了两位数密码。

“你,你去把钱装进这个袋子里,快点。”桑尼一把拉过一名银行职员,塞给他一个粗布制成的麻袋。银行职员来到一个保险柜前,用颤抖着的手打开柜门,匆匆忙忙往麻袋里划拉了几块美钞,便傻傻的站在一旁,不再动弹。“怎么了?”桑尼好奇的问道。“只有这些钱了……”银行职员被吓得魂不附体,“运钞车刚刚来过,把大部分钱都运走了。别杀我……”“你在说什么啊……”桑尼掀开一扇保险柜门,只有空荡荡的柜室。“我真的不敢相信……”桑尼又打开一扇保险柜门,依旧只有空荡荡的柜室,“我真的不敢相信…….”“快点桑尼!”金库外传来德雷克斯声嘶力竭的呐喊。“我正在干!我正在干!”桑尼拖着瘪瘪的麻袋走出金库,来到柜台前。“快点,把这里面的钱都给我装进去。名单薄呢?”“在那里。”桑尼拉开一个抽屉,抽出黑色的名单薄,从办公桌上捡起一个打火机,点燃了名单薄,把它扔进了垃圾桶。“你在干什么,桑尼!”“我烧毁了名单薄。我们要准备走了。”桑尼数了数麻袋里的钱,1000美元。“经理,去把排风扇打开,烧名单薄烧得这里太呛了。”桑尼翻找到一块手帕,用它捂住鼻子。

“德雷克斯,我们要走了。”桑尼拖着麻袋,招呼德雷克斯。“打扰了,你们这里是……”一位先生出现在大门口,很显然他看到了排风口冒出来的烟雾。“经理,去打发走他。”桑尼小声示意经理。“呃,不要紧。只是有人往垃圾桶里扔烟头。”经理来到大门前,对这位好心的先生说,“很快就会处理。谢谢你的好意。”“好吧。”先生离开了银行大门。桑尼正扛起麻袋,准备离开这一片混乱之地。一声电话铃的尖叫拖住了他的脚步,“经理,去接电话。”“你好,这里是普金斯银行。”经理放下了电话筒,“是找你的。”“找我的?”桑尼忐忑不安地举起电话筒,“你好?”“现在放下武器出来,你们还有机会。”桑尼顿时起了一身冷汗,定睛一看,警长就在对面的电话亭里。

“好的,听好。我不想要任何人受伤,所以我打算和平的解决这件事,你觉得呢?或许我可以来和你谈谈。”桑尼对着电话筒说,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平安无事的去办母亲的葬礼。“可以,我在外面等着你。”桑尼怀着忐忑变的心情,来到玻璃门前,摇了摇白手绢,“我是来谈判的!你看到了没?我身上没有武器!”桑尼尽力不让警员们看到自己藏在衣兜里的手枪。“很好。你有什么要说的,都说吧。”警长倒是好脾气。“我们可以不伤人质。只需要你们给我们一辆车。我们会带着人质一起上车,然后在把人质送回家后我们会回家。好吗?”桑尼提出了要求。“不行。我们只能接受你的认罪。”警长丝毫不退让。“好吧,那么我可否要一些披萨?人质们没有吃中午饭。”桑尼回头望望“饥肠辘辘”的银行职员们。“如果有人质饿死,是你的责任,所以我建议你尽快放了人质,出来投降。”警长不作半点退让。“你说说我的什么要求你能允许吧。”桑尼没好气的说。“认罪,出来投降。”警长面不改色。“听着,我不想蹲监狱,而且我们还有人质。所以我建议你最好别不把我们的要求放在眼里。”桑尼悄悄地说。“现在才知道要坐牢,你早干什么来?”警长反问。

“你问我早干什么了?好,我就告诉你我早干了些什么。我一直在努力地打工来养活我这个家,一个痴呆的妈,一个精神病老婆。和一个残疾儿子,现在还找不到他了。我每天凌晨三点起床,半夜十一点睡觉,在三家店打四份工,你说我干了些什么?但我的工资,还不如我家隔壁的骗子多,至少他还能骗个几百美元。你以为我们可以像你那样在警察局里坐几天挣钱?因为我们在你们的眼里是所谓的没用的底层人。但我们自己知道,我们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不需要你来给我们贴标签。什么罪犯,文盲,劳工一类的,我敢说你们绝对想不到我的母亲因为不愿意给我的家庭增加负担而自杀了,我甚至没有钱去给她办一个像模像样的葬礼。你觉得这是因为什么?我们不够努力?别开这种玩笑了,我们已经快要累死了。而你们呢?你们把志愿心理咨询机构的经费砍掉,为什么?只为了修那个可笑的广场喷泉?难道我们这么多人,就没有那个喷泉值钱?你需要知道,把一个一无所有的人逼到无路可走,你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桑尼无法压制住心中的愤怒,拔出藏在衣兜里的枪,把警长的脑袋打出了一个眼子。警员们见状迅速扣动左轮手枪的扳机,将桑尼射成了筛子。桑尼的尸体倒下去时,已经分成了四块。

一直在银行大厅里看管人质的德雷克斯,看见桑尼被杀,毫不犹豫的扣动了冲锋枪的扳机,随着警员们冲进银行的脚步,德雷克斯也被打死在墙壁上。在这场事故中没有一个人质幸免于难,14名人质与2名劫匪均身亡。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