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点师》
评分: +8+x

一步,
两步,
三步……
Soil一边迈着步子,一边数着,还不忘时不时瞄一眼被一堆女生团团围住的查尔斯。
他要装的自然一点。
只是去买了些甜食,没有关系的没有关系的。
“那个,先生……”查尔斯瞥了一眼,停下手中的活计,走到吧台内靠近楼梯的那侧,“你拎着的,是什么?”
还是在经过吧台旁边时被查尔斯注意到了啊!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感觉就像你交了女朋友结果被她发现你在用飞机杯一样。好吧是个很糟糕的比喻,但是很确切。
他叹了口气,稍微提起袋子,将有印有纯雪甜品店的logo的一面向着他:“买了些甜食。”
“泡芙……对吧?”查尔斯的鼻子对食物一如既往地敏锐。
“没错。”他轻叹一口气,现在的对话简直就是在雷区里跳极乐净土,只能让欧米伽快点下来解围。
“那为什么不能叫我……”话没说完,去往二楼的金属气密门被打开了,是欧米伽。
“先生!6号床病危,快点!”
“知道了。”他从欧米伽的语气中读出这是真的,不是为了脱困而伪造的借口。从下巴下拉上口罩,顺势将泡芙盒扔到吧台上,“查尔斯,看好。”
下来后这个泡芙没有被大卸八块就鬼了。

洗马达……
果不其然,下来后泡芙少了一个。
查尔斯趴在柜台后,让机器人暂时顶替了自己的调酒位,自己则在一本册子上涂涂写写。
“糖分吗?不对,队长不喜欢太过甜腻的才对,但是配方……”他在那里喃喃自语,时不时沾起一旁的奶油塞进嘴里,“轻微的柠檬香气,估测是微量柠檬皮……”
他浑然不知自己头顶有一堆女生着迷的眼光。
糟了啊,这家伙的好胜心又要上来了。
Soil撑了撑额头,来到吧台边属于自己的专属位置上,打了个响指。
“不好意思,那里是我们老板的专属位置,你不能……队,先生,要喝什么?”查尔斯俯首看着册子,没有注意到Soil。
Soil从怀里掏出酒壶,推给对方,微微额首。
对方稍微点了点头,这是老主顾之间的默契,对方接过酒壶,将放在一旁却一尘不染的漏斗放在上面,熟练地拿出特制的调酒瓶,加酒,加果汁,以及一整颗“冰块”,开始调配。
虽说查尔斯的调酒表演快成了整个小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了,但是鲜有人能看到他表演温差马提尼的景象,那是只有Soil才能喝的极品。
尽管杯盖上有一颗圆形的孔洞,却没有一滴液体从中溢出,相反,溢出的熊熊气体还开始了自燃。
Soil看着眼前仰慕的众人,低头笑了笑。
你当初加入安布罗斯,为的就是这副被万众瞩目的场景吧。
哪怕酒被加进壶中,仍有些许火焰从瓶口溢出,他最后盖上壶盖,又晃了几下,递给了Soil。
Soil自然也是轻车熟路,接过后并没有打开,反而用自己的金属手指弹了弹。果不其然,酒壶像是受不了高压,自己打开了,无数高压气体从中溢出,温度下降了许多,附近的人脸上甚至都挂了霜。
等气压平衡后,他端起酒壶,喝了起来。
“敢喝那种玩意的人……是魔鬼吗?”
“斯国一得死捏。”
“那种东西,真的能喝吗?”
听着那些家伙的议论,查尔斯的眼睛瞟了瞟,随后又看向Soil。
Soil闭起眼,摇了摇头。
查尔斯握紧的拳头还是松了下来,将一旁的泡芙盒推给Soil,质问道:“为什么要去买这种东西。”
“因为我馋。”
好吗,开门见山。
“我也可以做。”
“我们没买烤箱。”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炭炉烤也是可以的。”
“我不想一氧化二碳中毒。”
虽然我并不会中毒。
两边就这样僵着,谁也不让谁。
终于,有人打破了沉寂,不过并不是他们两个。
“砰!”厚重的酒馆大门被暴力地推开了,一个健壮的家伙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给大爷我,拿几瓶那什么酒,快点!”
得了吧,开酒馆不准备点手段应对醉汉那你还怎么敢开酒馆。
Soil本想一个响指就让机器人酒保上去将醉汉给揍一顿然后丢出去,但是他瞄见了一旁。
查尔斯已经把指虎戴上了。
啧,现在不让查尔斯处理这货是不给他面子了。
“先生……”查尔斯活动着手指,准备取得许可。
“去吧。嗝。”Soil点了点头,打了个酒嗝,“也该活动一下了。”
查尔斯戴上他的金属面罩,翻出柜台,向醉汉走去。醉汉看起来高高大大的,比查尔斯高出半个头,他见查尔斯翻出柜台,走到他面前,轻蔑地说道:“小子,给大爷我拿点什么酒来。”
“起码该用点什么敬语才对吧……”查尔斯冷冷地望着对方,看不清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杀气。
“吼?你还想命令大爷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威尔斯家族的……”
没等他说完,查尔斯已经一拳欧了上去,带着指环的拳头顶在醉汉的腹部,他将刚刚才喝下去的酒又给吐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一丝酸臭味。
“酒醒了吗?”查尔斯半蹲下身,拎起他的头发,看着他的眼睛,趁醉汉不注意又是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威尔斯家族是吧?啊?”说完,又是一拳,地上落下几颗白色的东西,是牙齿,“你还敢说你是威尔斯家族的成员?啊?!你这个猪头那里来的胆子敢侮辱那群绅士?啊!!!”
那醉汉哪见过这么大力气的人,吓得三腿发软,裤裆之间传来一丝骚臭。
“在威尔斯家族的人来喝酒前,滚出我的酒馆!”查尔斯松开他的头发,甩了甩手,扔掉沾在手里那恶心油腻的头发。
“是,是是是,我这就滚。”
“桥豆麻袋,我还没允许呢。”Soil看到现在,也算有了些许行为,他站起来,脚步在地板上掷地有声,“你把我的酒馆地板弄脏了,你怎么赔?”
那个醉汉看着Soil一点一点向他走来,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再一点,你脏了我的部下的手,”他左手托起醉汉那肿成猪头的下巴,右手则将一把光刀顶着他的喉结,眼中散发出茵茵蓝光,“你•怎•么•赔•呢?”
“罢了,今天算我心情好,不想手里多几条人命,滚吧,别再进我的酒馆。”他收起激光刀,一脚踹开醉汉。
那个醉汉呆愣在原地,不敢说话。
“我说滚!”Soil见他没有离开,声音又高了八调。
那个醉汉当即连滚带爬地向门口跑去,差点把脸怼到门上。
“好了,清净了。”Soil来到原位,端起酒壶喝了起来,打了个响指,无数小机器人从吧台,沙发,座椅的缝隙中跑出,开始清理现场。
他来到查尔斯边上,靠在吧台上:“衣服有被呕吐物弄脏没?”
“放心队长,我躲开了,我好歹是玩过东方的。”他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皮鞋,“好吧,鞋子上粘上了些。”
Soil挑了挑眉,蹲下身,从白大褂内拿出手帕,抬起查尔斯的鞋,开始擦拭。
欧米伽站在一旁的人群中,看着查尔斯那群迷妹们,她明白她们眼中的寓意。
“因为你们戴着紫色的眼镜,所以你看到的是紫色的。”她无力地吐槽道。


“就是这里吗?啧,这么好的天竟然不开门,白便宜了这个地段。”查尔斯看着面前的甜品店,门口挂着“生病请假”的挂牌。
“队长,今天有一个叫纯雪的家伙来会诊吗?”查尔斯启动耳机,询问道。
“啊?纯雪?我看看,没有……36号!你的单子没拿!没有一个叫纯雪的家伙来过,怎么了?”
“没什么。”说完,查尔斯挂断了电话,“搞什么幺蛾子。”
说完,他来到一旁的巷子里,两个蹬墙跳跳到了二楼的窗户旁。
“没人,窗户也没关,怎么回事?”他轻声自言自语道,分析着形势。
“不管了,先搞到配方再说。”他脱下皮鞋,迅速翻进窗户,将皮鞋拎在手里。
这里看起来是个小仓库,存放着许多袋的食材。他从口袋中取出小刀,割破一个袋子用手沾起来尝了一点:“只是普通的砂糖,颗粒感也没有问题,一切正常。”
他望向敞开的窗户,吐槽道:“放糖的房间竟然不密封,你是不怕生虫啊。”
他来到门前,门也没有经过特殊处理,似乎只是一扇很厚的木门。他将耳朵贴上去,听察着外面的动静。
门外十分安静,没有什么声……等等,那阵咳嗽声是什么?
听起来很频繁,咳嗽的主人好像很痛苦,好像还有点破音了。
“咚!”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是一阵寂静。
在确认了没有声音后,查尔斯推开了门。是一个挺大的复式结构居所,他向刚刚传来咳嗽声的地方走去,一个只比他矮稍许的家伙倒在地上。
在看到这个家伙的第一眼,查尔斯的眼神有了些许迷离。
像,简直太像了。
他没有想太多,蹲下身,开始检查。
“啧,难办,这不是吃药能好的。”他看向床头柜上的药品,“还全他█的吃错了。”
“没办法了,找队长去。”他抱起那个家伙,回到刚才进来的仓库,将他放下,穿好皮鞋,重新抱起他,从二楼跳了下去。
“喂?队长吗?我挂号。”
“67号,请排队。”Soil听见耳机那边呼呼地风声基本就猜的出来是怎么回事了,“不能插队,你前面还有俩,快点。”
“够了。”查尔斯挂断了电话,在路上飞奔,怀里抱着那个家伙。


“已经基本无大碍了,接下来需要静养,估计要半星期。”Soil将报告递给陈纯雪,“下次少吃点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是查尔斯刚好在那里,你就没了。”
“没事,多谢了。”
“接下来是账……”Soil拿出一份账单,准备递给陈纯雪。
“队长,出来一下。”查尔斯叫住了Soil,让他出来一趟。
“怎么?什么事情?不会是要求情吧?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是宰人不眨眼的。”
“不,只是……你没有看出来吗?他很像。”
“唉……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Soil将头后仰,靠在墙上,“所以我才肯接这么一个传染给我都能把我给弄死的患者啊喂。”
“但是这个账单,我观察了一下他的家,不像是能还得起的程度。”
“行吧,我再想想。”Soil靠在墙上,望着天花板,笑了笑,“金,你会怎么做……”

良久之后,Soil走进了房间,当着陈纯雪的面,把账单撕了。
“你应该庆幸你长了一张好脸,混蛋,不然这份账单你这辈子都还不起。”
陈纯雪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陈纯雪先生,你的账已经结了,请在今天晚上前搬出医院。”
“等一下,你怎么会知道……”纯雪叫住了Soil,表明了自己疑问。
“为什么会知道你是个男的?呵……”Soil微微顿住,稍微转了点头,“你和某个混蛋很像罢了。”


纯雪回到自己的甜品店内,看到一位“不速之客”。
“你是谁?”
查尔斯低起头,研究着奶油,面粉,糖。
“不对啊……一切正常,没有异常,不对劲……”
“你是谁!”
“道格•劳伦斯•查尔斯。”对方头也没抬,说道,“你的救命恩人。”
“你怎么这样……”
“没什么,直觉罢了,毕竟你和某个家伙的性格真的很像。”
“信不信我现在报警!”
“不信,你不会干那种事情。”查尔斯依旧在那里低着头研究着甜品配方,“你到底是施展了什么妖术会让队长吃你的东西,他明明嘴很挑的。”
“我不会什么妖术,我只是很喜欢放糖,放很多糖,非常非常多。”对方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圆。
“什……”查尔斯抬头看着面前天真的家伙,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嗤……”
“这样啊……”他合上了配方书,向纯雪走去,“你真的和他非常像呢。”
“谁?”纯雪看着面前戴着面罩的怪家伙,问道。
“你不必知道,”他低着头,从纯雪的身旁走过,向门口走去,“你也不会想知道的,孩子。”
“不许喊我孩子!”初雪似乎是被踩到了地雷,跺着脚生气地说道,“我已经很大了!”
“はい(hai)はい (hai)はい(hai)。”查尔斯随口应付几句,站在门口,望着夜空中的月亮,“你当初也和这个孩子一样的脾气呢,金。”
“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查尔斯向一旁走去。
“等一等……”纯雪向门口跑去,查尔斯却早就没了影,他只好悻悻离去。

查尔斯通过蹬墙跳跳到了屋顶,看着底下茫然的纯雪:“要是能再这样耍他一次就好了。队长,今天晚上的目标是谁?”
Soil早早地站在一旁,吸着电子烟,将手里的提箱递给对方:“南边的一个混混头子,对方出三千要他的命,做得好看一点,东西备好了。”
“知道了。”查尔斯打开提箱,拿出毒镖枪,检查一番,收好,拎着离开了。
Soil见他离开了,安稳地盘腿坐下,拿出泡芙,吃了起来。
“你曾经也描述过这种星空,对吧。”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