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会
评分: +4+x

一年总结:无事完成,无事发生。

“啊……好吵。”Broadcast放下了笔,望向窗外放鞭炮放地正欢的人们抱怨到。“就不能下个禁令啥的吗……这样未免也太扰民了。”

“习惯就好,这是春节特色,不得不尝。”厕所里传出了Hodness的声音。

“话说你真的没事吗?你在厕所里待了快一天了。”Broadcast转过头去,一阵粉色的光芒穿过的厕所门与门框之间的空隙,照射在了另一端的衣柜上,光芒在衣柜凹凸不平的花纹上扭曲,反射,最终呈现出一副诡异的图像。“你是在里面……?”

“没啥,只是想尝试一些新东西,不需要担心,你忙你的就行。”一阵平静的声音从厕所传出,随后,厕所又放射出了一束蓝色的光芒,它穿过了空隙,轰击在了衣柜上,少女甚至听到了一声轻微的闷响。

“你这么说反而更让我担心了。”虽是这么说,Broadcast还是将视线重新移到了桌上的记事本上。继续琢磨起她打算写给自己看的年终报告。


“就这样把!”在不知过了多久后,Broadcast看着书上的八个大字满意地自言自语道,然而此时的厕所依旧不时地散发出奇怪的光芒。“你还没好吗?”少女1问道。

“还没,快了,你先找点别的事干吧。”不出意料,少女听到了这样的回答。

“该干点什么好呢?”少女环顾了一下四周,前些天空的时候已经把房间里里外外都打扫过了,没必要再打扫一遍,现在也很清醒……少女最终将视线移到了悬浮在腰前的立方形物体上。

“就这么定了!”

少女迅速打开了一旁的柜子,并将半个身子探入,用手抵住最里端的木板,将其缓慢地向下移去,最终一个黑色的空间展露了出来,少女将手伸入,勉强够到了一个把手,她将其抓住,用里向外拖去。随着拖动,一个银色的手提箱逐渐出现在了柜子门口。

“这次用什么好呢……”随着轻轻地一声“滴”;箱子展开了,奇形怪状的工具铺满了整张桌子。“欸?好像缺了几件……”少女扫视了一遍后疑惑地想到,“算了,不管了,先做正事罢。”

少女最终把手停在了一件其中存放有散射着绿光的液体的圆柱型试剂瓶上,“就是它吧。”少女将其拿起,瞳孔随之突然收缩了一些,“这样用的啊……倒是不出意料。”随后少女轻轻地拿起了一旁的晶体棒,随后轻轻地将试剂瓶的盖子打开,并尝试将玻璃棒伸进试剂瓶,整个过程都十分小心,直到……

“嘭”

“我完成了!”

“哇啊啊啊……”少女手中的试剂瓶突然间不受控制地向前飞出,试剂瓶中的液体飞溅了出来,并最终砸到了书桌前窗的玻璃上,使前窗染上了一层绿色。少女有些呆滞……这一切,发生的是如此的快……

“啊……吓到你了吗,对不起,你没事吧?”刚从厕所里出来的白发少女2问到,她很快地扫视了一会现场,心里大致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啊……快!回到厕所去!不要靠近我!远离窗户!”少女望着正在慢慢腐蚀着窗户玻璃且散发的绿光越加明亮的液体惊慌地喊道,就在她刚喊完这句话后,窗户炸了,其上面的液体被爆炸所产生的冲击震飞了出来,溅射在了书桌和后面的床上已经被震到床上的少女的睡衣上……

马上,第二波爆炸就开始了……


“啊……哈……总算收拾完了……”少女虚弱地躺在地上,“又没了一套衣服啊……”

“话说真有这种神奇的药剂欸……”白发少女若有所思,随后将目光转向了倒在地上的少女,少女的衣服被炸得几乎只剩下一堆挂在身上的布条,在其下面还处于发育期的少女的胴体若隐若现,“不过最令人惊奇的是你的身体竟然没有任何损伤……”

“啊是,虽然不清楚原理,它只会对无生命物体产生有效杀伤。”少女用一只手称起地板,勉强坐起了身。“也就是说,虽然现在我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但我的身体基本上还算是完好的。”

“那么既然这样……”白发少女一把抓起少女,将其向厕所拉去,“来看看我这半天做的东西吧。”

“唉……等等……痛的啊……轻……”少女尝试去挣扎,但这无济于事,她最终依旧被白发少女拖到了厕所。

“我都叫你轻点了,还有这……”刚说到的嘴边的疑问很快被少女咽了回去,展现在少女眼前的是一片春意盎然的花园,阳光洒在草地上,顺着草的叶面反射出点点微弱的光芒,周围生长着五彩斑斓的茂盛的花丛,草边长着不明品种的野花,各种混乱的颜色点缀在浓厚的绿色之间,倒显得十分协调。位于正中间的,是一张白色的圆桌,圆桌上的瓷盘和瓷杯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金色的光芒,两张花园椅整齐地摆放在其周围。“那么……请坐~”白发少女站在一旁,摆了个“请”的手势。

“等下……所以说你一下午就把厕所搞成了这样?原来的厕所呢?”少女已经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还有如果要开茶会的话起码让我先换一套衣服啊……”

“这其实就是加装了一些设备,你放心,原来的厕所还是在的。”白发少女说完,将旁边花丛的一个树枝扭动了90°,随后,将手伸进了“花丛”中,并向前一推,只见“花丛”很轻易地就合上了,变成了一扇柜子门。“就像这样就可以把整个‘花园’很容易地变回厕所。至于衣服么……让你习惯这种极端环境是有帮助的,反正这里也没有他人。”

“我又不是什么抖m暴露狂,你以为我在经历了那件事后就会有什么奇怪的属性觉醒是吗?!”少女捂着隐私部位生气地说道,但她在权衡了一番后,也只得妥协,坐到了一张花园椅上。

她望着盘子中间的草莓慕斯,“话说这个……是用什么做的?能吃吗?”“啊,吃是绝对没问题的,没有任何副作用我感保证,而且口感和普通蛋糕也没有任何差别……至于食材嘛,那可是秘~密~哦~”白发少女顺带拿起了一旁的茶壶,用手轻轻托起茶壶底部,微微倾斜,茶壶中流出的红黑色液体很快就将少女面前的茶杯装满。“顺带一提茶很棒哦,是现泡的,要趁热喝哦~”

“这……”少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想她应该不会骗我吧,这应该只是普通的红茶 ,就算不是红茶我也想不出是什么,还不如暂且相信她一次,更何况我现在也有点渴了。”据少女恢复意识后的记忆里她当时应该是这么想的。随后,她拿起茶杯,随后张开嘴,一仰头……她没有注意到她身旁的白发少女的表情逐渐惊慌起来……

在舌头逐渐感受到了流过的液体后,她瞪大了眼睛。


你 T M 到 底 是 拿 什 么 泡 的 啊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