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晴
评分: +8+x


这段时间有时候我会做梦,梦见一个奇怪的地方。

我会梦见一辆高速列车向我驶来,它不会撞到我,我也不能触碰到它,在大多数情况下我可以穿过这辆高速列车,来到一个满是斑马线交错相织的十字路口,那里没有人,只有成片闪烁着的黄灯。我看着兔子从四面八方跑来,跳到街角看着我,发出奇怪的声音,催促我去神社参加一个祭典,去找那个叫“莳子铃椛”的人。但每当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前往时,我却又会坠入一个深洞里……直到我意识到这是个梦。

前辈让我少出去除了工作地点外的地方,目前大量黑手党盘踞在外,谁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虽然我不想摊上什么麻烦,但局促在一间旅店的小房间里实在是让我有些闷得透不过气来,更多的时候我会觉得已经无聊到像是头脑涨裂种子萌发新芽开花结果的那种感觉,但我已经憋不住了,一室之内坐井观天的生活又怎能算是多彩呢?

那是我第一次去美术馆转转,那里也很多人,米罗拉蒂大学的毕业设计展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观看——可能吧,大家都喜欢热闹的地方,喜欢团在一起对着一些达达主义的或者是非常抽象的东西评头论足,偶然可以看见三两孩子尝试模仿着雕塑的动作引得众人大笑。我不太喜欢热闹,但只是我有点太闲了,或者说我太闷了,偶然去点有人味的地方也好。

我就是在这里和那个叫“莳子铃椛”的家伙见面的。

说她是艺术家,但又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安静,而是开始和作为陌生人的我闲扯日常,谈天说地。不过小城里什么人都有,也不排除像她这样热情的人出现。我们说了很多,但又似乎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仿佛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一样。可能的确如此吧,就只有一瞬的感觉,就像是那个梦一样。但她不像是个梦,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只是我与她相遇的一个开端。

我们俩交换了联系方式,她住在那个叫“第四槐安通路”的地方,我没啥头绪,可能住在远郊?或者是南城区?南城区并没有那么喧闹,这还是很适合居住的。

我觉得我有些麻木了,今天的日记又是流水账,下午还得去破译那个石碑。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市政府的人会对这样一个奇怪的碑文感兴趣,现在也没有回复我为什么,只是让我带着相关设备去墓园。不得不说,那个语言文字实在是太奇怪了,就是那几张发过来的例图我完全看不出,我觉得可能还需要和相关人员进行进一步沟通交流。这位墓主到底已经去世了多久?怎么去世的?嗯,我也不知道。

也许可以顺便去纯雪甜品店买份橘子泡芙吧,晚上也可以当夜宵吃,还不知道这次去忙又要忙多久,上次忙着忙着半夜才回来,感觉都出现幻觉了。

怎么说吧,我不希望今晚再做那个梦了,很奇怪,像是本应如此的感觉,这不是噩梦也不是美梦,就是觉得莫名其妙,每次醒来想尝试着记下些什么却总是感觉记不全。深洞下有什么?我实在是不记得了,或者说我从来都没有印象。在梦里太清晰了,太真实了,真实得我有些怀疑现实。现实也是这样?我可不清楚这位“莳子铃椛”和梦里的那个“莳子铃椛”的关系,估计只是同名吧。

要是能梦见第二天不用去上班多好,还能去电影院或者植物园玩玩,约上几个朋友,这样多好啊。我现在严重怀疑是因为我工作时间太长了而产生了这样的幻觉。

唔,不过这是小城啊,谁知道呢?不写了,先去忙了。

希望明天快点到来吧,这样就可以了。

2010年,10月28日 | 还好今天没下雨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