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
评分: +2+x

作品页:http://smalltown.wikidot.com/system:my-pages/created_by/InfiniteBlank

生活是一张唱片,在碟机上不休地旋转着,音符上下舞动,荡入黑暗深邃的过往。

“我从无限黑夜中醒来,

所见皆为虚幻,

那些在月光下游荡的无知的梦,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我把自己装进玻璃瓶中,封紧塞子,

旋转的泡沫和火花,

双眼唤醒模糊的色彩,

我将在万物迭代中消失。

沸腾的大地,

人性正互相摧残着,

破败的天际与虚假的梦魇,

他们执剑而来,执剑而去。

一个被遗忘的黄昏,我坐在舒适的藤椅上,安静地听着一段音乐,

肃穆而悠长的管风琴,仿佛置身一座教堂,

永恒的钟楼,失色的尖顶,枯萎的栅栏,血红的玫瑰,

一声枪响,几处鸦鸣,

一切戛然而止。”

凌晨一点半,夜鸦划破浑浊的天幕,流下些许雨水,夹杂着腐旧砖墙的沉闷气味,一滴滴砸落在土壤里。街角处,立着两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水珠自漆黑的伞面滑落,在水洼中泛起波纹。

“嘎吱~”一扇木门被推开了,踉跄地晃出一个人影,散发着酒精的气味,扶着墙远去。

“还要等多久?”

“上头计划有变,先走吧。”

白色的微光一闪而过,两人消失在雨夜里,悄无声息。

寂静再度降临。万家灯火熄灭,只存木门缝中透出的一点昏黄灯光。

这不是一扇普通的木门。这扇门经历了不少风霜,四周布满划痕与缺口。即便如此,仍不难发现其做工之精湛。

门背后是一间酒吧。

最后一首爵士乐慵懒地播放结束,买醉的人群早已离场,只剩下最后一位有些古怪的客人。

深蓝色风衣,黑色牛仔裤,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提箱,蓬乱的头发染成了深紫色,坐在距吧台较远的散座上,他自进门以来就一直坐在那里,此刻似乎在沉思着。

酒保走上前去,发现他其实是睡着了。

“这位客人,请问您还要点什么?”酒保有些不爽地叫醒了他。

紫发男子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看向那个向他发话的人,眼神有些呆滞。过了半晌才终于发话。

“我是…谁啊?”

“啥?”酒保被这一句话说得有点措手不及。这间酒吧已存在了很长一段时日,他也见过了形形色色的人,但眼前这种情形,他确实没见过。

“哥们,你从哪来的呀?我们这就要打烊了。”酒保有些焦急地说着,空气中有些不愉快。

“嘎吱~”木门再次被推开。走进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戴着一副银边的圆框眼镜。他面带微笑,却有一种令人难以接近的感觉。

“两杯威士忌。”

中年人在紫发男子的对面坐下。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搞科研的,你可以叫我Zeta博士。”紫发男子保持沉默,Zeta博士举起酒杯,品了一口又说道“朋友,你的情况我有所了解,这应该是使用某种早期型号的传送装置导致的部分记忆错乱,也叫做传送病,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传送病?”紫发男子呢喃着。

“对。”“你叫什么名字?”

“Toxin”

这是由于手提箱上写着“For the Toxin”

“有趣的名字…”

随后Zeta博士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布袋和一个银色的机械球体。“这是一些碎片,也就是这里的通用货币,还有这个…”

“你有什么目的?”Toxin忽然问道“开门见山吧,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没别的意思,我也是传送来的,朋友。”Zeta博士把那个机械球递给Toxin,“这是一个信息获取类辅助型Ai,这里人生地不熟,也好有个照应。也许你应该先去找个工作,定居下来。”Zeta博士站起身,离开了酒吧。

疲倦的灯光下只剩下一脸茫然的Toxin。

获得了一袋碎片和一个Ai,但失去了部分看似重要的记忆。思绪在种种蹊跷间跳动,良久,Toxin凝视着墙壁上一张印有“wanted”字样的纸面。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总之,先活下来吧。”

雨,是一道帷幕,冲刷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分隔开光与暗,记忆在其中交织,构成了永恒。

(完)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